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太空病毒
太空病毒

太空病毒

「我,是誰?」換換睜開雙眼。

  「我,來自哪里?」打量一下周圍,冰冷的星空只有幾顆恒星閃耀。

  「我,要去哪?」記憶碎片洪水般涌來,視角也飛速移動,向著一個蔚藍的星球飛去。

      ——————————————————————

  「哈……」蘇安用胳膊撐著身體,身上的汗水打濕了床單,「作夢了嗎……」回想起夢中永恒的星空和無邊無際的孤獨,蘇安打了個寒顫。

  搖了搖頭,蘇安從床上起來,擺脫午睡的困倦,看著熟悉的房間,舒了口氣。
  「嗯?」蘇安楞楞的看著皮包骨頭的手臂,這是他的胳膊?蘇安立刻低頭掃視自己的全身,瘦瘦的,別說肌肉了,連肥肉都沒有,像一個無可救藥的癮君子。
  「這……」蘇安心立刻顫抖起來,就在剛才,他還是一個二百多斤的「壯漢」啊,怎么……

  夢!蘇安突然想到了自己怪異的夢,這是怎么回事!就在蘇安想到夢的時候,一陣眩暈感傳來,『咣當』一聲蘇安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額……」蘇安呻吟著,幽幽轉醒,看到周圍后蘇安渾身顫抖了起來,這是自己嗎?

  蘇安感覺的到,自己是一個綠色的果凍裝物,原來的身體已經消失不見,現在綠色的膠狀物粘在天花板上。

  蘇安冷靜下來,仔細的『看』著現在自己的身體。黏黏糊糊的物體沾在墻上,偶爾有液滴要滴下去,身體就自動的『吸』回來,身體上一個器官都沒有,蘇安能觀察自己的軀體全憑著『精神』蘇安控制著身體不斷變換形態,綠色的膠狀物好像無窮無盡,蘇安能縮成礦泉水瓶蓋大小,也能占滿一半屋子。

  就在蘇安想歇歇的時候,夢魘般的低語出現在蘇安腦海,「深淵……深淵……深淵」

  有男聲,有女聲,老人、小孩,有的歡快的讓人嫉妒,有的悲傷的讓人發狂,有清新透亮的聲音,也有陰狠嘶啞的聲音。所有聲音都說著一個詞語【深淵】繁雜的聲音讓蘇安發狂,漸漸的,蘇安也無意識的喊到「深淵……深淵……」。就當蘇安吐出這兩個詞語時,所有的聲音一下子全消失了,安靜的可怕。

  蘇安楞了一下,這,這樣就行了?就當蘇安以為完了的時候。突然,更加繁雜、密集的聲音傳來了,雖然各色人的聲音都有,但全部都是尖細又歡快的聲音。
  就像聽見父母夸獎自己的孩子一樣,聲音吵吵鬧鬧,蘇安快要瘋了,「閉嘴!」蘇安再也受不了了,發狠的吼叫了一聲,瞬間,世界清凈了。

  蘇安大口喘著粗氣,剛才的精神折磨讓他難受,雖然他沒有形體,但人類的習慣還是讓他精神上有反應。

  突然,蘇安想到了什么,前幾天新聞報道,有大量小塊隕石墜落到地球上,正好有一塊在城市旁邊的平原上,好像還造成了3、4級的地震。

  之后城市里不少好事者去探險,蘇安和幾個朋友也去了,只是除了一個不小的坑外什么也沒有,人們都說國家把隕石運走了,當時蘇安沒有在意,看了一眼就走了。

  現在想起來,蘇安確定自己變成這樣一定那個隕石脫不了干系。只是現在怎么變回去呢,蘇安很苦惱,雖然自己剛大學畢業,但自己母親還和自己住在一起,自己這樣要怎么見母親呢。

  蘇安想了想,還是去網絡看看有沒有隕石的信息吧。可自己現在軟趴趴的身體怎么用電腦呢?

  就在蘇安苦惱的時候,他的身體好像知道要干什么,伸出來一道液體,只是一會,就變成了硬硬的棒裝物。蘇安試了試,有點橡膠棒的質感。

  蘇安艱難的打開筆記本,在網絡上搜查前幾天隕石的信息。新聞報道倒是不少,但事后的事情倒是沒有。

  蘇安沒有放棄,正準備再找找,一個貼吧的樓主引起了他的注意。

  【求助!樓主在幾天前的隕石坑撿到一個怪異的石頭,現在身體發熱,食量也變大,有沒有懂的幫助一下。】【無言獨占一樓,月如鉤。】【目測樓主是要飛升!】

     【這里有本書可以幫助樓主《家豬的發情期護理辦法》】

  ……………

  蘇安往下看了好幾貼,才看見一個靠譜的。

  【太空來的很多東西都有病毒,雖然有很多在經過大氣層的時候都燒死了,但不排除可能有變態的東西殘留,樓主如果認定是由于那個石頭引起的,趕快去醫院吧,注意國家可能拿你去切片哦。^_^ !】看完后蘇安心又顫了顫,蘇安點開那個樓主的信息,一列列的信息顯示這小子是個活躍的人,幾乎每天都要回復或者發幾個帖子。

  不過蘇安還是發現有異常的情況,自從那小子發完這個帖子后,他又去一個醫療的貼吧發了個差不多的,但自從這個帖子后他就再沒上過線,最后一次還是三天前。

  這把蘇安嚇個半死,也不管那人是死了還是被抓住切片了,蘇安連忙清理瀏覽痕跡,然后關了電腦,雖然知道這不管用,只是圖個心安。

  就在蘇安沉思如何瞞住身邊的人的時候,他聽見了門開的聲音,蘇安一驚,看了看時鐘,快6點了,現在媽媽也應該回來了。

  可不能讓她看見自己的樣子,蘇安躲在天花板上,準備在媽媽走了之后發短信說自己去同學家住幾天。

  『踏踏』的高跟鞋聲傳來,蘇安心里有些緊張,「安安,媽媽回來啦。」門被推開,一個豐盈的美婦人走了近來,這是蘇安的母親,陳嬡嬡,成熟的美婦。
  美婦看了看空無一人的房間,嘟囔到「什么嘛,沒在家。」「嗯?」美婦看到呼呼作響的筆記本眼睛一亮。美婦走上前摸了摸筆記本,「還是熱的,蘇安!出來!」

  看著美婦在房間里尋找,蘇安沒來由產生一股食欲,身體的本能想把美婦吞進肚子里。

  蘇安嚇了一跳,這是自己的母親,怎么能吃呢,蘇安趕緊壓下這股念頭。
  沒想到,剛壓下這股邪乎的念頭,另一股欲望又產生了,是身體感到蘇安的想法,想要把美婦『同化』「同化?」蘇安一愣,不知道這是什么意思,感覺到蘇安沒有強烈的反對,身體直接動了,「啊……」洶涌的綠色從天花板降下來,牢牢裹住了陳嬡嬡,美婦一聲尖叫,然后全身就被綠色包圍了。

  「媽媽!」蘇安急忙想放開美婦,又想到放開后不知道向母親解釋,只能猶豫著,等待『同化』的結果。

  陳嬡嬡的衣物被綠色侵蝕干凈,露出豐滿白皙的嬌軀。蘇安能感覺到,綠色膠體從美婦的朱唇、翹鼻、眼睛和耳朵里涌入身體。

  有的甚至從美婦的小穴深入子宮,有的從菊花探入,經過腸道到達胃里,與從嘴里就入的膠體融合。

  蘇安默然,這樣情況讓他清楚的感受到了陳嬡嬡身上每一寸肌膚,母親的身體讓他流連忘返,蘇安甚至有了不想停下來的念頭。

  綠色不斷進入并改造美婦的身體,去掉無用的器官,加入并增多一些組織。蘇安明顯感到,綠色重點改造了媽媽的腦組織,估計媽媽知道的比自己還多。
  終于,蘇安緩緩吐出赤裸的美婦,美婦全身濕漉漉的,蘇安緊張的看著,美婦呻吟了一聲,轉了個身,緩緩坐起來,揉著眼看著蘇安「安安,怎么了。」
  蘇安一愣,現在他還是膠體狀態啊,美婦就認得自己了?「媽媽?」他小心翼翼的穿出一個精神波動。

  「嗯?怎么了?安安,是不是餓了?」美婦打個哈且,隨口答道。「額,沒事。」蘇安見媽媽沒有在意自己的狀態,松了口氣,化成一團呆在母親面前,好奇的打量母親『同化』后的不同。

  美婦打量了一下周圍,看見桌子上的一杯水,伸出手臂。蘇安驚恐的看見,美婦從指尖開始分裂,分裂成花瓣一樣的嘴,嘴邊密密麻麻的全是利齒。

  嘴中間射出一條觸手,尖端也帶走利齒,觸手纏繞住水杯,『嗖』的拉過來,美婦用另一只手接住水杯,喝了幾口,直接把水杯扔進右手的嘴里。

  右手的花瓣嘴咀嚼了幾下咽了進去,然后錯落有致的利齒就像拉鏈一樣咬合,美婦白皙柔軟的手臂又再次出現。

  蘇安感覺他的小心臟快要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了,「嗯?怎么了,安安?」陳嬡嬡扭過頭來看了蘇安一眼,臉上閃過調皮的微笑,蘇安暗道不好!

  果然,美婦從頭開始分裂,嫵媚的臉蛋分成四塊花瓣,里面層層利齒攪動,裂紋直接把美婦分成兩半,形成的大嘴從小穴直到菊花。

  美婦的身軀也都化成流淌著粘液的觸手,尖銳的利齒長滿全身,觸手怪物沖蘇安尖叫一聲,粘液還掛在尖齒上,大量的粘液還是流了一地。尖銳的叫聲蘇安一陣不適應,但蘇安還是在觸手怪物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

  「媽…媽媽,別鬧了…」蘇安發出一道精神波動,觸手怪物笑了笑,嗯,蘇安感覺是笑了笑,畢竟從一堆肉上能看出什么。

  觸手憑借交錯的利齒交合和,粘液觸手迅速變成成熟豐盈的美婦。陳嬡嬡戲謔的笑笑「怎么,安安,害怕了?」

  「哪…哪有啊」蘇安心虛的回答,想不到陳嬡嬡臉色一變,楚楚可憐的睜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蘇安,「那安安是討厭媽媽了嗎?」說完一幅慘然欲滴的樣子,「還是安安把媽媽變成這樣的,嗚嗚,做完就拋棄媽媽嘛?」

  「哪有…」蘇安松了口氣,還是原來不著調的樣子,媽媽原來就是這樣,表面不著調,心里卻精明的很。

  「是嗎…」陳嬡嬡四肢著地爬過來,抱住一團膠狀物的蘇安,蘇安感受著美婦胸前的洶涌和柔軟,蘇安身體已經覆蓋住了陳嬡嬡的胸部,正向小腹和大腿根部出發。

  「哦…」陳嬡嬡感受到了一個堅硬的棒狀物體,「安安不老實哦……」美婦握著蘇安用來敲電腦的東西。

  「額,那不是……嘶…」蘇安剛想解釋,美婦就一口含住棒狀物的前端,本來蘇安的身體是不能感受到這樣的快感的,頂多用身體感受一下母親光滑的皮膚,而變硬的身體則可以感受美婦口腔里的柔軟和靈巧的舌頭。

  「噗呲……噗呲……」陳嬡嬡生澀的含著蘇安身上唯一一處堅硬的地方,蘇安舒適的享受著這一切。

  「啵……」陳嬡嬡吐出濕漉漉的棒狀物,想到無論自己怎么舔弄蘇安都射不出來,狠狠的搖了搖棒狀物,「丑小子,凈顧著自己享受了吧。」美婦噘著嘴。
  美婦把棒狀物拉到自己小穴前面,「安安,你得讓媽媽出來哦,嘶……」沒說完,陳嬡嬡就緩緩把棒狀物插了進去。

  「唔……」溫暖濕潤的觸感讓蘇安不禁出聲,「啊……唔唔……好棒……」陳嬡嬡毫不掩飾的呻吟出聲。

  「呃……」蘇安受不了精神上那種一波波快感傳來,而自己卻達不到高潮的折磨。蘇安開始蠕動自己的身體,膠狀物一次次給美婦身體做『按摩』。

  「啊……唔……」美婦高潮來時尖叫一聲,之后就是低沉的呻吟,美婦拔出來棒狀物,蘇安靠近小穴地方的身體上沾滿了淫水。

  「唔……」美婦趴在蘇安身上呻吟,蘇安也懶懶散散的,「對了,」蘇安想到一件事,「媽,我怎么變回人類啊?」

  「哦,」美婦睜開迷離的眼睛,「你自己想一下就可以了。」蘇安無語「這么簡單?」美婦瞄了他一眼,「你以為呢。」

  蘇安想了想自己原來的模樣,綠色的軀體一陣蠕動,形成了一個人型,人形慢慢凝實,成了一個有些胖的人形。

  蘇安緩緩睜開眼,打量一下自己的身體,「呀,還真回來了。」「你以為呢。」美婦就趴在蘇安身上,感受到母親身體的柔軟和溫暖,蘇安的肉棒立刻挺立起來。
  感到抵在自己小腹的火熱堅挺,美婦調笑著握住火熱的肉棒,「媽……」蘇安的臉立刻就紅了。

  「我都成了你的寵物了,你害羞什么。」美婦狠狠擼了幾下,讓蘇安呻吟了幾聲,只不過,蘇安敏銳的注意到母親嘴里的詞語。

  「寵物?」蘇安問道,「當然,」陳嬡嬡一臉理所當然,認真的說「跟您相比,我們生來就是來逗您開心的寵物啊。」蘇安感覺到母親沒有說謊,心里有些不安,自己到底變成了什么?

  「好了,」美婦親了親兒子的臉蛋,松開了握住兒子肉棒的手,「餓了吧,媽媽去給你你做飯。」

  額,蘇安看著母親翹著屁股離開屋子,想到剛才母親的話,「自己的寵物嘛……」蘇安隱約感覺改造后美婦愿意繼承原來身體的【母親】這個職業,多半還是為了讓自己開心。

  蘇安搖了搖頭,把亂七八糟的想法壓下來,還是找個衣服穿上去吃飯吧。
      ——————————————————————

  蘇安聞了聞桌子上的飯菜,「真香。」身上只穿著圍裙的陳嬡嬡轉過身來,拿勺子敲了敲兒子的額頭,「要洗手哦。」

  蘇安一邊洗手一邊看著自己母親窈窕的身軀,美婦只穿了圍裙,看來這頓飯會發生一些事情啊,想到這里,蘇安興奮起來,作為一個男人,說對自己的美女母親沒有意思是不可能的。

  蘇安坐到椅子上,拿起筷子就想夾一個菜嘗嘗,陳嬡嬡迅速的壓下蘇安的筷子,蘇安不解的抬頭,對上了美婦笑意盈盈的眼眸。

  「坐在那,我喂你。」蘇安無奈的放下筷子,坐在椅子上等著母親喂,美婦笑嘻嘻的面對面坐到蘇安腿上,舔了舔蘇安的鼻頭。

  美婦夾起一筷子,沖著蘇安「啊」,蘇安張開嘴就想咬一口,美婦則迅速把菜吃到自己嘴里咀嚼,「額………」蘇安無奈的看著母親耍自己。

  美婦咀嚼了幾下,捧起蘇安的臉蛋就吻了上去,美婦用舌頭挑開蘇安的牙關,用舌頭把碎碎的食物推到蘇安嘴里。

  蘇安吞下食物,卻沒有放走在自己嘴里的香舌。「唔……」陳嬡嬡感受到和自己香舌糾纏的舌頭,就知道自己兒子想干什么了。

  蘇安伸手握住母親的翹臀,另一只手撫摸著美婦光滑的后背,二人的吻越來越激烈,不少口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美婦掏出蘇安的肉棒,肉棒在美婦滑膩的小腹上捅來捅去,淫水在美婦的小腹上留下點點痕跡。

  陳嬡嬡伸手上下擼著肉棒,另一只手挑逗著龜頭,蘇安伸手去揉捏母親的菊花,偶爾伸出小指插進去。

  「哦……」美婦發出誘人的呻吟,握住肉棒,對準小穴坐了上去,「嗯……」二人都哼出聲來。陳嬡嬡動了幾下,迷醉的觸感讓二人沉迷,雙方獨特的身份更讓二人不可自拔。

  「哦……好兒子……閉上眼睛……讓媽媽來……」美婦咬著蘇安的耳朵說,蘇安聽話的閉上眼,美婦松了口氣,開始大幅度動了起來。

  「嗯……呃……嗯……」美婦肆意的抬起翹臀再狠狠落下,每當肉棒插進小穴,美婦都會浪蕩的叫一下,彈動的臀部一下下打在蘇安大腿上。

  蘇安沒看見的是,隨著母親的一次次呻吟,母親后背花瓣似的緩緩裂開,一個個沾滿粘液的觸手伸出來,尖銳的牙齒也在美婦身體里旋轉,發出歡快的尖銳叫聲。

  「啊………」感受肉棒在小穴里射出滾燙的精液,隨著陳嬡嬡發出一聲呻吟,身后的觸手們也綻開花瓣似的口器,發出強烈的尖叫。

  在蘇安睜開眼以前,美婦把所有的出手都伸了回去,美婦后背還是光滑可人,二人喘著粗氣,回味著亂倫的快感。

  母親的淫水打濕了蘇安的褲子,可蘇安擔心的不是這件事。

  「母親,剛才的叫聲……」美婦立刻堵上兒子的嘴。

  「是的,是我聲音哦。」

  「那……」

  「沒事哦,安安只要記住媽媽的身體和小穴就行了呢。」

  蘇安閉上眼靠在母親豐滿的乳房里,寵物嗎……她可是我母親啊……

  陳嬡嬡抱著兒子的腦袋,愛憐的親了額頭一口,「媽媽只會把美好的一面呈現給安安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