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噬血狂襲二次元
噬血狂襲二次元

噬血狂襲二次元

絃神島,經由樹脂、有機物、金屬,所搭建而成的大型島嶼,這是世界上唯一一座人與魔族能夠合法共存的島嶼,在這島嶼上存在世上最強大的生物之一,被稱為移動的災難,能夠媲美另一個世界弒神者的存在,真祖。

  ——在這個世界有著獸人、操控靈力的人類、多樣的魔族,但是主體為吸血鬼,還有少量的煉金術士外……魔術師,或者達到法的,魔法師反而幾乎沒有。
  在人造島上發生原因不明的大型停電后,幾乎癱瘓整個街區的事件,讓政府損失上百億。

  在此同時,市區的上方,或者是某棟建筑的頂樓,空氣中產生了不明的波動,微微一陣動后,出現了一名黑發的少年。

  少年身上穿著的相當輕松的日常服,可是全身都白的又是屬於防寒為主的厚重防風外套,即使在無人注意的城鎮頂樓,也顯的相當顯眼。

  「不是吧?這也太坑了吧——」少年抬頭一望周圍,眼神不禁黯然下去。
  「先是去那個學校充滿殭屍的詭異世界,每個都是奶子超大還波動自如,最好子彈能夠從晃動超過130度的乳房運動穿過去,整天看人曬狗糧又得保護他們的噁爛世界,在那我都以為我是免費金牌打手了。」少年喋喋不休的抱怨著。
  「然后是到伊莉亞的世界,干——最開始的卡片收集戰根本沒有接點,也混不進去,我就在那城鎮打了好久的工,原本想找機會對蘿莉們或是那御姐雙人組下手,結果根本沒機會阿混蛋!那個管家的體術怎么會這么強。」少年一口氣抱怨完后,把身上的禦寒外套給脫掉,隨手扔在一旁打了個響指。

  啪的一聲,扔在地板上的外套逕自燃燒起來直到化為塵埃。

  「最后還是摸到大空洞附近,裝作不小心被波及才好不容易混進他們那團,整天打生打死的想說只要從小金閃那要到幾把武器就能橫著走,結果他竟然連給都不給,要不是我自己有點本錢,都被虧了個血本無歸。」少年喃喃的低語,從空氣中召了把魔杖出來。

  「你說是吧,ruby。」

 「我說啊——本小姐怎么這么可愛的魔杖你怎么可以讓我一直在那個昏暗
  的空間放著,這是對全人類的褻瀆!而且你還沒找到我新的契約者嗎?要美少女!

  要魔法少女力超過200的!最好像是之前在次元夾縫遇見的那兩個,其中還有一個無限阿!欸嘿嘿……「

  少年橫眼掃了一眼這個缺根筋的魔杖后,把魔杖又收了回去。

  「等、等!你不能那么做——我還要多享受一下外面的空氣阿阿阿阿!」
  「……要不是弄不到藍寶石,我也不想把紅寶石帶走啊。」少年嘆了口氣,往一旁的陰影走去。

  「您說是吧,那月老師,不——特區警備隊的職業攻魔師,或者要稱呼您為,監獄結界的看守者。」少年對著空無一物的陰影,行禮說道。

                嗡——

  就像少年出現般,南宮那月這名合法蘿莉的出現,也是伴隨著空間的扭曲出現。

  「哦?沒想到你知道到這種程度——」一身黑色歌德禮服的少女拿起手中的摺扇悄悄打開。

  「那就只能麻煩你跟我走一趟了。」打開的摺扇重新收回的剎那,虛空出現無數的鎖鏈捆綁住少年的身軀。

  ——兩人一同消失在高樓間。

  「差不多可以說明來意了吧,你在頂樓上使用那么裝模作樣的魔力不就是為了引我過去嗎?知道這些祕密的你總不可能說你是來旅游的吧?」那月抬起右腳跨在左腳上,身軀大大的融入了沙發上。

  少年盯著南宮那月不放,心中卻是想著:「……果然合法蘿莉就是棒啊,這種悄然深入骨髓的魅力,這種用蘿莉空音說出的高高在上的臺詞,這嬌小的肉體,真的是棒啊!」

  「你還不回答我嗎?」少年的沈默被視為一種隱瞞,一直鎖在少年身上的鎖煉緊了幾分。

  「你聽說過《黃昏》這個組織嗎?當然,你不可能聽過就是,你應該感受的到我身上的狀況。」少年輕聲的說道,就像是微不足道的事情般。可這樣反而能夠帶來更多的誤會,這種誤會有利於少年的發展。

  在少年跨越世界的時候,為了回覆魔力除了冥想外得採用交合的方式補魔,可是要做到這點在很多世界都有點困難,不論最初的殭屍校園還是那群蘿莉世界都是如此。為了能夠更輕易在充滿妖魔鬼怪的世界存活,每到一個世界就得收集該世界的成果,例如一直被少年收在空間中的魔杖還有一些奇怪的卡片。

  ——也因為這些原因,少年在前兩個世界逗留了比預想還久的時間。

  為了提早的離開,少年考慮過各種下手的目標。

 這個世界只要是和主角有關的女人都是命運之子不論是生存受整個島嶼的
  因果扭曲,所庇護的處女婊子也好、還是劍巫、甚至主角的妹妹都是。
  ——至於不太會出現在這島上的腹黑王女和傲嬌巨乳可以忽略,畢竟難弄到手也難拿來補魔。

  淺蔥身上有著島嶼的扭曲,天知道自己的法術能夠動到什么地步。還有那個監控整個島嶼的黑手在,讓我想要動手腳就得考慮風險。

  雪菜身上有著神格波動裝置,只要拿起武器什么法術都被破的乾乾凈凈,就連魅魔的誘惑這種東西都一樣,不搶走武器根本沒機會下手。

  主角的妹妹身上更是不用說,真祖的眷獸還在他身上,只要一動手就穩變冰塊。

  最后想來想去,突破口只能放在南宮那月身上,特別是在還沒拿到那只無口女仆前。

  「姑且相信你。」在兩人僵持沈默了一會后,那月似乎確認了少年身上的時空氣息是真貨,便松開了鎖煉。

  「身為偉大,知悉一切的行者——神無月,就讓我為這位美麗的女士揭露未來迷茫的面紗吧——」少年站起來單手放置胸前鞠了半身躬。

  少年把日期還有幾個關鍵字寫在紙上遞給了那月。

  「明天就能確認第一件和第二件,那么老師能替我準備個住所和身份證明嗎?」
  「哼。」那月理也不理的消失在偌大的辦公室內。

  「呼……」自稱神無月的少年輕輕的吐了口氣。

  在目前為止可以說是如履薄冰,那月雖然在劇情中算是好人,可是那是對主角一方,她對耍蛇的就從來沒有好臉色,要不是礙於立場不能動手,她早就動手放那玩蛇的一臉鎖煉。

  ——至於接下來該怎么策劃,最好的機會果然是在保健室的那件事情。
  不過在那之前,得想辦法搞定那月。

  那月對時空間的魔力痕跡相當敏感,還有那個強大的守護者,限制了神無月能夠使用的方法,要一點一滴的增加那月的信賴,到可以洗腦的程度,相當不容易。

  少年一臉無趣的在空氣中回蕩著幾個發光的符號。

  在每個世界都有自己的法術和能力體系,在觀眾的眼中被稱為設定,對於世界穿梭者的神無月而言,這是一種法則,每個世界存在的法則和規則。

  一般來說,身上存在不同法則的話,會被世界所排斥。

 所以即使學了其他世界的法術也不能用、甚至是別的世界的物質帶到別的
  世界,本身就是一項至高的法。

  少年此刻閑暇所繪制的無疑就是此類,在魔法少女伊莉雅的世界觀中學到的魔術。

  ——凜和露維亞使用的寶石魔術,本身需要能夠承載「魔力」的物質,所以才會需要收購寶石。在這個世界,空氣中天然都是濃郁的魔力,隨地撿起石頭就是能夠承載魔力的基石,隨手就能繪制出魔術用的紋章。

  這也是法則無法共存的因故。

  就好比說,金閃的王之財寶是把寶具投射出去,如果來到一個滿地石頭都是寶具的世界呢?如果有人把這些能夠當成寶具的石頭帶到別的世界使用?單是一個人,別說破壞一個城鎮,一個國家或許都不在話下,這也是所謂的世界的意志,為了保護自體世界的生存。

  穿越到比較中古的作品,就會跳出神靈直接下神諭追殺我。

  「《暗示》」少年沈思了下,該怎么做比較好?

  神無月考慮著那月的性格還有操作的細節手法。

  片刻后,神無月喃喃低語著定下了暗示。

  少年隨手把完成的暗示觸發扔在房間后,就悠哉的半躺在沙發上,享受近日來無多的安逸和悠閑。

                嚶——

  隨著空間扭曲的聲音和波紋晃動,那月的身影回到了房間。

  「哼,明天別遲到了。」那月把一張身份證明還有一箱東西批哩啪啦的轉移到神無月的面前。

  「住的地方自己想辦法,既然你有那、個、能、力、來、這,不、會、沒、有、能、力、搞、定、住、處、吧。」那月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咦咦——至少收留我一晚吧,現在根本沒地方住啊!」當神無月回過神,他被扔出了校園外。眼前是大門深鎖的學校校門。

  「天啊,這我要去住啊——」神無月看似悲痛的喊叫,他其實也知道這是一種測試,為了確認他到底有沒有敵意和能夠使用法術到什么程度,或是會用法術到什么地步。

  神無月檢查起那月自己辦的身份證明,上面的信姓氏是南宮,也就是把自己當成他的親戚來辦理嗎……這也挺麻煩的,誰都知道那月不是普通人,這樣我也沒辦法裝萌新刷新手村了。

  先不說這些了,得先處理幾個問題。

  ——明天就是真祖夫妻大戰那個什么鬼,反正就是用來覺醒獅子黃金的劇情,然后是海洋之墓的到來,這兩件事情原作沒寫到相差幾天,不過應該有點時間充緩。

  只要能夠在遠古兵器的事件中最后刷下雪菜的棋子計畫就差不多了。

  那么,去弄點錢吧。

  神無月在城鎮上閑晃找了間交易所,把娛樂小金閃獲得的金磚給兌現,換了能夠生存一陣子的生活費后,跑去找了仲介所,把租屋地點委任在雪菜家隔壁后。
  「哈…………」結果還是睡公園好了。

  神無月也想過去住旅館或飯店,甚至是網咖或24小時營業的店鋪耗著,不過基於總總原因,還是選擇當一晚的游民,反正也才幾個小時,冥想一下子就過去了。

  沒錯,我是為了冥想才睡公園,真理的探求者才不在乎身外之物,沒錯。
  神無月一邊找個藉口說服自己,一邊開始冥想。

  同時確認自己的底牌,考慮到能要打的有恐怖組織還有神化的半天使,如果用破禁萬咒之法不知道能不能捅穿?可是這跟神格驅動裝置沒兩樣,還是得找個使用空間系的英靈,不然刷不掉高層干涉……燕返這次元斬不知道行不行?
  ……算了,真的不行拼一回拿EA出來刷吧。

  神無月半放棄的停止了思考,時間也來到了天明。

  城鎮上到處都在報導著昨天工業區的不明意外。

  「不知道我會被分到哪一個班級呢。」少年從職員室被領著走向自己的班級,不愧是小那月,效率之高到不可思議。

  「不過沒想到,那月替自己辦理的學籍是國中部。我看起來有那么小嗎?
  我也沒叫他小那月被他懷恨在心阿?也罷。「神無月低頭說著,之后搖了搖頭,來到了自己的班級,三年C班。

  這是雪菜和凪沙的班級。

  神無月在黑板上寫下證件上的名字「南宮神無月」,簡單的口頭介紹了一下自己。

  「由於家庭的因素,我先前居住於西方,在近日來到這座都市,還請多多指教。」

  「唔啊——超可愛的幼年系!」

  「這個白嫩的皮膚!」

  「南宮……?」

  「那月老師的?你們是什么關系啊?為什么會突然轉學過來啊!」

  就這樣,初來的轉學生總是特別受歡迎,神無月的身旁圍繞了不少的女孩子,都在打聽他以前的生活還有皮膚怎么保養的等等,只有雪菜一人帶著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姬柊,那月老師找你有事,跟我走一趟。」在下課時間,一道不屬於這個班級的聲音赫然傳起。

  「欸,那個不是凪沙的哥哥嗎!他怎么會跑來找雪菜——」

  「難道他們之間,唔啊——!」出現在教室門口的是一名穿著白色連帽運動外套的青年,臉上有著洗不盡的倦怠和疲勞。

  「學長!你有事情用電話通知我就好了,不用特別跑一趟的。」

  「啊……這個啊……」青年很是無奈的搔了搔頭,才接著說:「咳,給我把今天轉到你們班上的轉學生也給我一起帶來,小那月是這么說的。」

  青年的神色充滿了無奈。

  「南宮老師嗎?好的。」在原先的劇本里沒有神無月這個變數,也因此昨夜才必須和那月接觸,就是為了增加和其他事件人物的接點。

  「——看來暗示還是有點效果的,趁這趟稍微補強好了。」神無月心中暗道。
  隨兩人來到那偌大的辦公室,與其說辦公室不如說是私人的套房,比校長的辦公室還要大,放滿了貴重的家具和許多私人物品。

  「所以在這次的案件解決之前,你得收斂一下像昨天那樣的深夜游玩。」
  「我知道了。」古城回答后,看了一夜身旁微怒的雪菜后。

  「不對不對,你說的深夜游玩到底是…」雖然古城試著要裝傻,不過那月只是扔了句「我警告過你了,你自己注意啊。」

  跟原作相同的臺詞交代完劇情后,那月把他們在游樂場夾到的貓又娃娃扔給雪菜后便送兩人出去。

  「不論你打算做什么,我還是得先勸你一聲,干涉過去的話,未來這種不確定性的東西會導致你的存在受到變化。」

  「是的,可是……我是為了阻止某個人,沒有人平衡這個節點,會發生更嚴重的事情。」在昨晚刻意造成的誤會后,順利的讓那月相信了,配合自己留下的暗示內容:「既然這個人不能相信,就留在身旁監視吧。」

  也讓那月稍微加深了一點對我的關注。

  ——要對那月下暗示其實很不容易,因為她們這種存在都會反覆確認自己的行為和思考外,她們本身都存在著直覺這超乎常理的能力,如果太突兀很容易出現破綻。我的存在本身就是受到質疑,唯有身上時空氣息能夠帶來一絲可能證明我的身份外,按照她的思維,能夠做出什么選擇?不外乎是殺掉、監視、觀察等等,配合這推論下暗示,增加我和那月的接觸就有機會做到更深層的影響。
  趁著對話的時候,我偷偷追加了房內的使用的暗示《既然留在身邊監視,就讓他多做點事情證明自己的能力。》「哦……是嗎,姑且說來聽聽。」

  「等到紙上的三件事情都發生后我才能說。」我搖了搖頭婉拒。

  確實在未來有回到過去的技術,可是那被掌握在曉他們這一派,我如果太早漏底天知道未來的那個吸血鬼女兒會不會跑過來動手,何況要栽贓也找不到人選,誰會沒事想回到過去改變歷史?

  「算了,我這邊有幾件事情要你幫我做。」那月露出了一個屬於魔女才會有的笑容。

  「這些文件和報告你來處理,反正只是處理文件不會構成時空上的矛盾,我剛好休息休息。」那月那起摺扇晃了晃后躺到了沙發上,用眼神使喚著神無月開始工作。

               另一方——

  「學長,你知道那個神無月的事情嗎?」兩人走在回教室的路上。

  「嗯?他不是姓南宮嗎?大概是小那月的親戚吧,感覺是個還不錯的傢伙啊,挺有禮貌的。」古城帶著慵懶的語氣回道,大白天這種存在,本來就是吸血鬼的剋星,頂著太陽的確難為了他。

  對於古城的說法,姬柊搖了搖頭反駁。

  「他們的關系很奇怪,我留在那邊的式神傳來的訊息表示他們看起來很疏遠,而且他說他之前住在西邊,那不是戰王領域嗎?既然獅子王機關都參了一腳,有其他組織也不奇怪……」

  「是嗎?別想那么多了,現在首要的工作是找到昨天那個男人……」

  「是啊,不然學長身上就要背負了5百億的債務呢。」雪菜展露了清純的微笑,這笑容卻帶給古城很強大的精神創傷。

  視角回到神無月的身上。

  在神無月代替那月處理完堆積如山的文件后,時間也來到了傍晚。

  「按照這時間點,他們也差不多要打完那個狂信徒了吧。」神無月低語念著,在他的計畫中,攻略雪菜成為補魔裝置的時機點,是被恐部份子誘拐到海洋之墓上的時間點,在這段時間點,她的手上沒有雪霞狼,只要順利的話就能把雪霞狼給收到手上,確保她身上沒有這把武器,就能參與到葉瀨的事件上。

  在不久后,古城帶著持有眷獸的人造生命來到了南宮那月的辦公室。

  這樣代表著,圣者的右腕事件的結束。

        次元演繹-噬血狂襲篇/戰王的使者篇I

  「你不能多說點嗎。」那月半埋怨的望著神無月。

  在那月的認知,神無月是從未來回到過去的,既然他能得知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情報,代表他對歷史上發生的事件也都有所研究,例如他曾經寫給那月的三句話,證明了他的存在。

  一、曉古城會帶來一個擁有眷獸的人造生命。

  二、曉古城覺醒的第一只眷獸是獅子的黃金。

  三、戰王領域的恐怖份子會出現在港口。

  這三件事情都在短期內被確認完畢。

  但是對那月沒有任何意義。

  三件事情的價值,有和沒有都是一樣,無法改變命運的流勢。

  同時,如果說出了影響命運流勢的「預告」神無月的存在會受到干擾。
  這就是那月對神無月的認知。

  「……想知道的話老規矩?」

  「也行。」那月闔起手上的扇子敲了一下,那月來到辦公桌前,坐到了神無月的身上,輕輕的吻了上去。

  在觸發劇情的這段時間,神無月除了滲透對那月的暗示外,就是到教堂那附近照顧貓咪,有時候故意留下罐頭,為的就是讓葉瀨發現有其他人的存在。好方便日后回收cg。

  那月的本質,是守護這個都市,同時還有監獄看守者這個職位。

  因此現在看見的那月也并非完全的本體,要利用暗示就必須要調換核心的概念。

  對那月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身為監獄結界的看守者,不然也不用把自己肉體鎖在那邊沉睡著。換句話說——這就是她的核心,怎么樣把最重要的事物給替換掉,就是收服那月的關鍵。

  兩人的舌頭交纏著,神無月的舌頭就像蛇一樣的時而輕觸那月的細牙,有時滑過舌頭的頂端,帶給那月陣陣的刺激。

  「你想知道什么?」

  「你之前提到過吧,監獄結界的漏洞。」

  「這個啊……」神無月一改風格,舌頭粗魯的侵入了那月的口腔,激烈的動著,彷彿想把那不屬於自己的一切全都佔為己有般,貪婪的染上自己的氣味,邊抬起手一晃。

  一道黑色的門扉矗立在那月的身旁。

  「這……你怎么辦到的。」那月看著那門,也停下口中的動作。

  「商業機密。」神無月停了侵犯那月的雙唇,帶著笑容望向那月。

  那月一臉嗔怒,看起來就要動手,不過卻僵持著,似乎頗有猶豫。

  「我真的不能說,不過我可以保證『數個月后的劫獄犯』會失敗。」

  那月臉上帶著驚恐和不信,可還是開口問道:「你是說歷史上……」

  「不能說。」神無月搖了搖頭,同時確認那月現在的精神狀況。

  「哼。」那月不說話轉身回到了沙發上。

  最近由於文件和工作都是我在處理,辦公桌幾乎變成了我的位子。

  就連之前租的公寓,也在搬進去時遇到雪菜和古城他們一次后,幾乎沒有回去過。

  那月每次詢問未來的事情,神無月都會以酬勞為名,要求那月提供報酬,也就是魔力。魔力最好的載體當然是血液,可是神無月無法吸收不說,那月也不可能給。因此退而求其次的就是液體。

  ——最初是讓神無月舔弄那月身上的汗水,那月被舔了幾次后覺得不妥,才改為接吻。就像是溫水煮青蛙,一點一滴的增加那月的接受范圍。

    其中最大的功勞還是在於神無月在房間內持續設下的《暗示》

  從最初的監視到給予工作,到付出對等代價的順序,花了不少時間。

  那月的態度也由最初的,拒絕接受神無月提供的資訊,到現在愿意為了情報進行交易,暗示的效果一步一步的增加著。同時那月對神無月的心防降到相當低,剛開始的時候神無月想摸摸那月的小手都有問題。到現在接吻也沒問題,可以看見好感度的攀升。

  直到今天,神無月讓那月看見了監獄的后門,也為了方便最后一個暗示。
  《在修復這個破綻之前,盡可能的配合神無月》這也是為什么神無月要刻意透漏越獄的理由所在,他要藉由這件事情讓那月無法下定決心剷除他,轉而妥協。
  把這一切安排妥當后,神無月帶著笑意看著那月。

  就這樣經過數日后。

  碰的轟然巨響傳遍了校園,各個班級也都開始宣導要大家不要擅自離開和行動。

  「終於到了。」趁著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遠處的時候,神無月假裝一個踉蹌,就朝滿是玻璃的窗戶旁撞了過去,順利的讓身上多了不少傷口,看起來很是怵目驚心。

  這聲充滿碰撞的跌倒聲響起后,重新把班上人們的視線吸到了神無月的身上。
  「抱歉……我好像有點流血,可以先去保健室包扎嗎?」神無月帶著尷尬的笑容,展示了身上的傷口后,隨即獲得同意。

  於是他溜到了高中部的保健室,從門外的窗戶可以看見保健室內圍繞著雪菜、淺蔥、凪沙,還有自己也有部分控制權的人造生命體。

  「打擾了,我想麻煩幫我包紮一下。」神無月敲了敲門,才緩緩走進去。
  「你怎么也受傷了?」最先注意到神無月的是雪菜,轉過頭問道。

  「一不小心就……啊哈哈。」神無月打著哈哈說道。

  「看起來保健室的負責人不在,那我自己來就好。」神無月走像柜子旁,開始拿起消毒碘酒和棉布等等自己處理起傷口。

  這時候,一群獸人闖了進來。

  「藍羽小姐,我有工作想委託你。」帶頭的獸人如此說道。

  「只要你完成委託,我們就會放你走的。」

  在這之后,除了試圖反抗的人造生命體被槍枝擊暈外,包含神無月全數被帶走當作人質。

  「嗯……按照計畫走外,要不要多做點事情呢。」

  神無月考慮怎么修補自己計畫的同時,雪菜意外的朝著他搭話。

  「神無月同學,抱歉連累你了……」雪菜一臉歉意的說著。

  「沒關系的,畢竟我在西方的時候就遇到過了。」神無月帶著悠然的語氣看著雪菜,并且接著說道:「何況我在南宮老師那邊也遇到了不少這種情況,總會有辦法的。」

  「這樣啊。」

  神無月也試著此刻雪霞郎不在手對雪菜施加暗示,不過由於曾經是作為神的祭品、擁有神降素質的少女,在精神方面比起神無月想像的更加堅定,魔術幾乎都被直接無效化了。

  兩人閑聊的時候,載著他們的車輛也停了下來。

  「那么就麻煩你了,藍羽小姐,只要解析完成我就會放你們走。在那之前你的朋友們就怪怪在這當人質吧。」淺蔥被恐怖份子帶走后,眾人被留在看似倉庫的房間內。

  恐怖份子們綁在雪菜手上的繩子也被輕易的扯開。

  「——得要找個武器才行。」雪菜如是說道。

  劍巫能夠也能夠使用氣,進行空手戰斗。不過擁有武器更能發揮其實力。
  「現在的情況很嚴重嗎?」神無月假裝疑惑的問道。

  「——交給我處理就好了,你在這邊照顧凪沙。」雪菜說完便離開房間。
  「唉呀唉呀,AlreschaGlacies你不用擔心,我什么都不會做的,我這就離開。」神無月回過頭來,是原本被打暈的凪沙正清醒的看著神無月,和以往純真的眼神不同,此刻的凪沙全身上下透露著一股冷氣還有威嚴。
  「哦?你知道我的存在啊。」

  「不,我只是個路過的見習魔術師,不要殺我滅口,我這就離開了。」神無月一彈指,纏繞在他手腳上的繩子應聲燒起,化為塵埃。

  「呵呵。」

  神無月在妖姬之蒼冰(AlreschaGlacies)的注視下,離開了倉庫。

  離開倉庫后,神無月一個人來到了甲板的外圍潛伏著,等待雪霞狼被送過來。
 而赤手空拳的雪菜則是藉由預知和體術盡可能的回避著恐怖份子首領的小
  刀襲擊。

  沒有武器的情況下,兩人同樣使用著氣,雪菜的若雷無法有效打穿獸人的屏障,戰況因而僵持。

  此時,一陣途風劃過,能夠感覺到空氣中的障壁被某物給破壞,逐漸的傳出霹哩霹哩的碎裂聲響。

  「——抓到了。」神無月從眾人視線的死角朝雪峽狼飛來的方向高高躍了過去,并直接接住轉移到自己的空間后,假裝不清楚什么事情回到了兩人對峙的甲板上。

  「小子,你也想要體會戰爭的樂趣嗎!」嗜血的獸人全身燃起熊熊斗志。
  「我……我只是路過的少年啊,就不能放我一馬嗎。」神無月抓了抓自己的頭發,顯的非常無辜,要說有多無辜就有多無辜的語氣表情。

  「神無月,離遠點!他很危險交給我來對付就好。」

  「雖然我很弱小,可是我也不能讓女士抵擋在前啊。」神無月裝模作樣的講完這段臺詞后,從口袋抽出了一張黑色的卡片。

  《——宣告。》神無月把手中的卡片立於空中,應當掉落至地的卡片懸浮於空。

          《汝身寄於吾體、汝劍寄於我手》

  由卡片的四周開始環繞起透明藍色細線,線條逐漸構筑成為一個圓,從中接連產生無數的細線化為一個魔法陣。

  「這是——儀式魔法?」一旁的雪菜驚訝的看著正在詠唱的神無月。就算是獅子王機關,要詠唱大型魔法也得花費不少人力,沒辦法輕易的就架出魔法陣。
  《響應圣杯之召喚,若愿順應此意,便回應吧。》

  少年詠唱的速度不快,但是能夠感覺到少年身旁時間的扭曲。

 越是複雜的魔法需要詠唱積蓄的魔力越多;越是強大的魔術師便能用更多
  的時間完成法術。

  兩者極致的矛盾,從中卻能看見神無月的不凡。

              《在此立誓》

  逐漸的,詠唱的速度,在眾人間的感觀時間中變快了。

     《吾乃成就世間一切善行者、吾乃鋪陳世間一切惡行者》

  魔法陣的光輝變得耀眼。

  此時獸人也感覺到儀式的不凡,手持利刃朝神無月沖刺而去。

           《汝身纏三大之言靈七天》

  《由抑制之輪前來——天秤的守護者!》

  藍色的光輝映入所有人的眼中,阻擋了一切的行動。

           《install夢幻召喚》

  光輝散去后,神無月身上穿的制服變成一套日式的紫色長衫,褲子處則化為寬松的長褲,手中拿著一把三尺長刀。

  「這是降神……?不對……感覺是某種召喚儀式……可是……」

  「現在投降我還可以放你一馬喔?」神無月如是說道。

  「哈哈哈哈哈,我才不需要!放馬過來吧!無名的小子。」

  「是嗎。」神無月把長刀高舉至額前平擺。

  「祕劍,燕反。」持刀而來的獸人和原地不動的神無月,剎那間便分出了勝負。

  「哈哈哈哈哈哈!還沒結束,只要有諸神的兵器在!戰爭還沒結束啊!」
  獸人高昂的大笑著,逃進放置在倉庫的諸神兵器后便離開了。

  神無月的一刀斬斷了獸人的雙臂,同時在胸前留下了驚人的傷痕。

  「嘖,我自己的魔力居然只夠砍出一刀三折。」神無月抱了抱怨,把從自己身上彈出來的卡片給回收。

  「神無月同學……剛剛的是?」

  「比起這個,你不去幫學長嗎?」

  「啊!」被神無月一提醒,雪菜慌忙的要離開。

  「可是你沒有武器,這樣……」

  「可、可是我還是得去!因為是我學長的監視人!」

  「那我借你個好東西,記得要保密。」神無月從口袋中抽出另外一張卡片,上面用著英文寫著caster。

               《前略》

           《install夢幻召喚》

  神無月把ruby給抽出,當成媒介,把英靈給灌注在雪菜身上。

  雪菜身上的藍白色校服還有裙子都逐漸的分解,化為露出半身大腿的長裙,深厚披著一件黑色的斗篷,就宛如中世紀的魔女一樣。

  「什么啊,這個小姑娘身上的魔法少女力是負值耶!這種人我不能接受當我的主人!抗議!駁回!這是對魔杖的褻瀆!身為追求愛與美好的我不能接受!」
  變身完成后,變成長杖的ruby拼命抗議著。

  「臨時契約就好,當她的電池一回就行。」

  「什、人家才不是這種隨便的魔杖!怎么可以當電池!不行!你這樣我偏要認他當主人!」

  「隨你吧。」神無月揮了揮手表示不管ruby,并示意著要雪菜趕快過去。
  在另一邊的戰場,能夠看見宛如夢靨馬的深紅色巨獸正在空中飛翔著。
  「咦、可是我……」雪菜原本打算說點什么,不過突然身體就領悟到了。
  該怎么操作魔法、還有怎么使用這份力量的方法。

  更重要的是,從手杖能夠傳來源源不絕的魔力。

  「好!」雪菜掌握了這股力量后,變高速朝著人工島飛了過去。

  「你藏的挺深的啊,那套儀式魔法不簡單啊。」在神無月身后,那月突然轉移出來,淡淡的說道。

  從一開始雪霞狼被扔進這艘船結界內的時候,那月就到了。

  只不過不知道為什么他不出手罷了。

  「怎么比的上空隙的魔女呢,我也只是混口飯吃罷了,你沒看我揮一刀就累的動不了了。」

  「那你為什么要故意留下那個獸人的命?」在那月的眼中,神無月的那一刀并不簡單,只砍出一刀可是卻同時存在三刀,這無疑是折疊了空間干涉現實的能力,只要他有心直接把獸人砍成兩半也沒問題,可是他胸口的那一刀卻手下留情。
  「因為他們的罪孽不該由我來審判啊,我從頭到尾都只是個路人。」神無月淡然的說道。

  戰場的另一邊。

  「從現在開始,就是屬於我(第四真祖)的戰爭了!」古城下定決心,便朝諸神兵器射來的光束迎上而去,準備一舉突破。

  這時,一道灰色的斗篷身影,阻擋在古城前,單手架構起魔法陣,抵銷了光束。

  「不對,學長——是我們的圣戰。」出現在古城眼前的雪菜如是說。

  「你掌握了新的眷獸是吧?」

  「不過那算是不幸的事故,或者是不可抗力的因素……不對,雪菜你怎么穿成這樣!不過這樣也帶有一種別緻的性感呢……」從古城身旁走出來,身上穿著古城外套的紗矢華嘗試著解釋。

  雪菜瞧了一眼便回頭望向諸神的兵器。

  「這件事我們日后再說。」

  「我來負責開路。」雪菜說著便漂浮到空中。

  魔力收束、提煉,轉化,構筑成為魔術。

  雪菜的身旁漂浮起五個圓形的魔力收束球體,隨著魔力的擴張,化為了五道圓形的魔法陣強化著魔力的加壓。

  強大的魔力經由雪菜的身軀,化為實體的魔力洪流。

  魔力的本質、魔力的刻化、構筑,甚至是原本使用者的情感、回憶都隨著這股力量一同涌進了雪菜的身體里。

  「神言魔術式——灰色新娘!」解放的光之洪流吞噬的眼前的一切,粉燒一切所能見到的事物,不論是空氣也好、還是諸神的兵器,都被光之洪流給焚燒吞噬著。

  「學長趁現在!」

  「噢!」

  就這樣,在兩人的合力下,搭配著淺蔥翻譯出來的指令語命令諸神兵器兵器自滅后,這個事件也結束了。

  次元演繹-噬血狂襲篇/ ???篇

  「到底要不要買點家具呢……感覺再待也頂多一、兩個月,還是乾脆去睡那月那邊……」事件解決后,難得回到自己租賃的公寓,神無月思索起這個問題。
  之前的日子幾乎都是被留在了那月的辦公室生活,那邊要什么有什么相當方便,生活打掃甚至煮飯也能讓新來的女仆代勞,回到這空無一物的公寓就讓他有點困擾。

  甚至是晚餐該怎么辦也挺令人頭痛。

  「還是出去吃吧。」穿好鞋子要出門的時候,正巧碰到等在門外的雪菜。
  「有事嗎?雪菜同學?」神無月望了一眼杵在門外的雪菜。

  「我、我有點事情想跟你商量……」

  「唔。」神無月有點困擾了想了想緩慢的開口:「方便等我吃個飯嗎?」
  神無月打開自己家的房門,展露了空無一物的房間,比起雪菜搬家的時候還要夸張。

  「我家什么都沒有,所以我需要去吃個飯。」

  「那、那一起去吧,我剛好跟你談談。」雪菜慌忙的跟在神無月身后。
  神無月挑了間附近的家庭餐廳進去后點完參便等著雪菜開口。

  「那個……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吧?」

  「獅子王機關的劍巫?我從南宮老師那邊聽說過。」

  「那你聽說過雪霞狼嗎?」

  「……聽說是你的武器,怎么了嗎?」

  「因為……武器現在下落不明,獅子王機關那邊臨時也找不到可以替代的武器來,你的卡片可以多借我一段時間嗎?」在那場混戰中,雪菜扔出地圖炮擊的同時,神無月就悄悄的把ruby給回收,刻意留下卡片就是為了讓雪菜找上門。
  「這……稍微有點困擾。」神無月艱難的開了口。

  「可——」

  「你先聽我說。」神無月沉思了幾秒后,才慢慢的說道。

  「第一點是、卡片要展開使用的術試和貢詞,非由我來不可;當然你想學我可以教你,不過正常手段大概觸發不了。第二點,我當初使用時也只能砍出一刀就會解除,你在使用的時候應該感受的到魔力來源是那把杖吧?那把東西不知道跑去那了。」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把——」別人好意幫助自己,卻又把別人的東西給弄丟了。這點讓雪菜的心中稍微有些難受和歉意。

  「沒關系,那東西的劣性我也明白,所以你真的要用會有魔力、或者是你所謂的靈力供給的問題在,你不介意的話吃飽飯后我可以讓你體驗一下魔力的消耗。」
  神無月趁著吃飯的時候,悄悄的改寫雪菜手中卡片的內容。

  原本在對雪菜進行夢幻召喚的時候,就有意識的在進行複寫。

  既然能夠把能力給干涉到身體,自然也能把記憶、回憶、性格給干涉進來。
  特別是這張卡片還是美荻亞的卡片,受到愛神之箭愛上他人而引發一連串故事的女人。

  上一次夢幻召喚時,複寫的部份就是愛神之箭的情感還有那身為魔女多次的淫欲。

  更別提作用在一個未經人事的雪菜身上。

  這次複寫則是在於加深魔術的倫理,也即是降低身為常人對交媾的反感。
  ——讓雪菜把交媾視為純粹的魔力補充行為。

  「那我們走吧。」神無月領著雪菜到附近無人的公園后。

  《install夢幻召喚》光輝一散,魔女的裝束重新穿在了雪菜的身上。
  雪菜用著身體在感受這股力量,不論是漂浮飛行、或是小型收束魔力炮。
  隨著夢幻召喚的時間,雪菜感覺到記憶在涌入。

  上一次涌入的是使用魔術的技巧,這一次涌入的是魔術的補充方式。

  其中有著唾液交換、吸食鮮血,還有藉由性交獲得快感,同步的快感更夠讓連接魔力回路進行大量的魔力補充。

  記憶中快感的反饋、隨著魔力的短缺,更加的刺激在雪菜身上。

  「啊——啊——」不到一會,還在嘗試漂浮的雪菜便全身肌膚都染著紅暈解除了變身摔了下來。

  「小心點。」神無月一個跨步上去,接住了摔下來的雪菜。

  受到記憶刺激的雪菜,感受到身旁男人的體溫還有味道,便有些受不了。
  「我、我沒事了!謝謝謝你!」全身都燒紅的雪菜迅速的從神無月身上跑下來并保持了段距離。

  「剛剛的時間大概是五分鐘,還是不包含你使用大招的情況,你如果用灰色新娘可能魔力收束完成前就解除變身了,那一招是接近魔法的魔術,需要的魔力量太過龐大。」

  「真、真的沒有其他辦法嗎……」雪菜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辦法是有,可是你不能接受。」

  「什么辦法!」

  「你知道補充魔力的作法嗎?」

  「你是說做做做做那件事……」

  「在進行那種行為的時候補充的魔力,能夠經由儀式刻印進行儲存,如果硬要計算,大概能夠存到一發灰色新娘的量,可是這樣得做很多次。」神無月眼中沒有情欲,只是平淡的訴說著事實。

  這樣的表現,更讓雪菜覺得羞愧。

  「所以你得好好想想,也許有更好的方式。」

  神無月轉身離開后,回到了自己的公寓等待雪菜的抉擇。

  留在公園的雪菜則是孤身一人的思考著。

  「姬柊你身上的味道好好聞、頭發也好香……」

  「學長你果然是變態吧!」

  「所以不要說什么自己應該替這種變態去死……」

  「這兩個之間有什么關系……」

  「因為你是這么的可愛,或許他們不是你的親生父母,但我明白他們是充滿愛惜的把你養大。」

  當時兩人在人工島內部的時候,雪菜不認為自己的人生有什么價值,自己的存在就是被當作工具培養長大,在那之前也只是奉獻給神的祭品,這樣的自己…
  …竟然有人在乎,那人還一直想告訴著自己的價值。

  「我該怎么辦才好啊……學長。」雪菜嘆了口氣。

  「想做什么覺得是對的就去做吧,我相信你有自己的考量。」冷不防的從身后傳來了那熟悉的聲音。

  「啊……抱歉,凪沙說你一個人在公園,很沒精神的樣子我就帶來了。」
  古城帶著溫柔的笑容緩緩說道。

  「學長……你真的……」

  「反正……那個……」古城有些害羞的轉了頭,開口說道:「你不是我的監視者嗎?那你怎么樣都不會離開的,當然我也是一樣。」

  「學長……是的!我是學長的監視者!」雪菜帶著笑容,下定了決心。
  叮咚,平凡無奇的鈴聲,打斷了神無月的冥想。

  「神無月同學……請你跟我補魔力吧!」雪菜單手放在胸前,語帶決心的說。
  「好吧,也行。」神無月彈了個響指,在周圍架設起隔音結界外,連監視結界都準備上。

  「在開始前,我得先說明,魔力取得的量依據於當時兩人感受到的快感,所以只有你感受到快樂或是我,都會導致你獲得的魔力低下,這樣就得重複更多次。」
  「我、我知道的!」

  神無月領著雪菜來到自己空無一物的房間,比起兩人出門吃飯前,房間內多了一張大床。

  「我準備一下東西。」

  「準備?」

  「儲存魔力要有容器,為了你方便使用我要用寶石描繪在你身上。」雪菜雖然不太明白神無月要準備什么,還是耐心的在床上等待。

  神無月準備了幾顆紅寶石,利用火炎把寶石濃縮成液態。

  「我要描繪了。」神無月沒有等待雪菜的回應,直接掀起了雪菜的裙子,用手沾染些許寶石壓縮成的液體后,在雪菜的身體上描繪。

  「嗚……」被燒融的寶石液體在雪菜的肌膚上每劃過一痕,就會留下一道鮮紅色的印記,那滾燙的溫度讓雪菜不經意的叫了一聲,印記描繪過后的地方也彷彿多了奇異的感受。

  當手上的顏料消耗完成時,雪菜的下腹部也多了一道紋章,那是宛如軟巢般兩邊都有開口的紋章,在兩端的開口各自烙印著一個愛心。

  不要注意看,到像是精緻的繪畫。

  「這是——」當雪菜開口發文的同時,她能感受到體內傳來一股燥動,那是強烈的空虛感。無法用話語解釋的空虛感,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只是不斷傳來強烈的空虛感。

  「刻印儀式正在補充魔力,你體內魔力不足才會產生這種現象。」神無月一邊解釋道,一邊吻上雪菜。

  雪菜的吻是青澀無經驗的,只能任由神無月的舌頭在嘴間刺激各個地方帶來陣陣的快感,隨著唾液的交換,體內的空虛感減少了幾分,這讓雪菜清醒了一點,也同時感受到身體傳來的另一種感受。

  就像是被吸血帶來的快感般,神無月的魔力交換也給了雪菜強烈的快感,全身彷彿要經臠般的快感,讓雪菜的身軀微微顫抖。

  「啊、啊——這、這是是——」在神無月唾液提供的魔力和雪菜體內受到卡片移植牽引出來的淫欲的刺激下,雪菜輕易的達到了絕頂。

  「哈……哈…哈……」全身失去力氣只能在躺在床上用力吸氣的雪菜,仍然能感受到身體內部彷彿有著一個孔洞,不斷的吸收著魔力,同時釋放著某種欲望。
  「你看一下你腹部的紋章,兩顆愛心下面應該有稍微填滿的跡象,只要兩顆愛心都填滿就是極限了。」神無月的神色依然正常,沒有因為方才的接吻產生任何燥動。神無月的神態讓雪菜更加安心了。

  「沒錯……這只是儀式……這只是儀式。」雪菜反覆對自己說道。

  「那……差不多要正式開始了。」神無月邊說著,邊脫掉身上的衣物。
  「放輕松。」神無月輕輕的吻上了雪菜的雙唇,就像愛人一般。

  之后神無月把雪菜給壓在身下。

  「有感受到嗎?男性的溫度。」

  「哈……這是……」隨著神無月的話語,雪菜的身體產生了不可具名的變化。
  從下腹部的紋章,彷彿活化了起來,閃爍著艷麗的紅光。

  雪菜的身軀就像是被火焰燒灼般,燥動了起來。

  腦海也彷彿受到重擊般,遲鈍了起來。

  「嗚……這味道……好棒……」意識逐漸朦朧的雪菜,在淫紋的推波助瀾下,身體只剩下純粹的本能,被壓在身下的雪菜身體不安的燥動,開始扭動起來,想要透過身體接觸滿足身體的欲望。

  平常感覺不到的味道,此刻清晰起來,那是一種溫暖的味道,充滿了熟悉的感覺。

  「哈……哈………這個味道……」身體被死死壓住,無法移動的雪菜開始伸出舌頭,在神無月的脖子間舔弄起來。隨著舔弄的時間累積起來,雪菜的眼神也逐漸的失神起來。

  「差不多了。」神無月稍微放松了身體的壓制后,大力的挺進了雪菜的處女地。

  「啊!」的一聲,不知道是因為貫穿處女膜的疼痛還是被滿足的喜悅,就像是為了追求快感的叱獸,雪菜拼命的扭動著身軀。

  「別急別急……」神無月再次吻了雪菜。

  然后稍微退出,重重的頂了上去。

  「哦、齁!」好比騷到癢處,雪菜露出了滿足的聲響。

  雙手環抱著神無月的脖子,雙腳也纏上了神無月的腰,死死不放開。

  「你這小淘氣。」神無月輕輕撫摸著雪菜的耳垂,耳垂被撫摸的雪菜小穴受到刺激,好比有生命般蠕動起來,緊緊的咬著神無月的肉棒,想要從中榨取魔力的精華。

  神無月隨即把雪菜給抱了起來,維持著這個姿勢,在房間走動著,每走一步就會在雪菜的花心重重的頂上一頂,每次都讓雪菜放浪形骸的大聲浪叫著。
  「好棒……好深……好舒服……好棒……頂到了……啊啊…要……要來了了……」在房間走沒多久,雪菜就失聲大叫的達到了高潮,泄出的淫水在地板流下了痕跡。

  「……打掃起來有點麻煩啊,雪菜去你家繼續好不好?」

  「不、不不要拔出來來來來……」聽到要換地方仍在享受著超潮余韻的雪菜慌張的拒絕著。

  「別擔心。」神無月就這樣裸著抱著雪菜打開房間,走到雪菜的房間內。
  「不知道有沒有被古城前輩看到呢……」神無月有意無意的提起著。

  「哈……哈……」與快感無關的事情,被此刻的雪菜給拋諸腦后。

  按照真祖吸血鬼的各種能力來說,不論是自己房間還是雪菜房間發生的事情,都瞞不過古城的耳朵,不過附加了魔術屏障就是另當別論。

  「繼……續……?」雪菜感覺到神無月沒有任何動作后,嘗試想要扭動身體,可是全身被抱在半空中,根本無法出力,只能在神無月耳邊有如撒嬌的問道。
  「沒問題。」神無月繼續挺動著自己的腰肢。

  「好棒、好棒棒棒棒——」雪菜的小穴就像有生命般,一時比一時更加緊湊,拼命的榨取著神無月的精液,神無月也因而被榨出了一發精液。

  雪菜下腹部的紅色淫紋,愛心的部份上漲了不少,在神無月射精后又多了些變化,紅色的刻印染上了些許半透明的白色。

  「啊啊好棒!」到后來,神無月幾乎是躺在地板上讓雪菜騎乘,反正劍巫的體能好,絕對不是一個普通魔術師能夠比擬的,雪菜一騎就是一個夜晚。

  「叮咚叮咚——」從雪菜家的門鈴傳出了聲音。

  「前輩來叫你上學了,你不準備嗎?」神無月若有似無的笑道。

  「等……魔力……補充……完。」雪菜迷離的神色隨著神無月的射精和欲望獲得暫時的滿足,回覆了幾分。意識也稍微清晰了幾分,下腹部紋章的愛心也都呈現即將填滿。

  其中最重要的是整個淫紋,被透明白的光輝染上后,宛如融入了雪菜的身軀般,血紅色越來越淡。

  「那你總得跟雪長說一下吧。」

  「不要……拔出……來……抱我……過去……」雪菜斷斷續續的說道,在雪菜上下擺動的時候,神無月不定時就會挪動腰部,讓雪菜無法完全滿足,有時則配合雪菜的扭動,重重的給予刺激,讓雪菜連說話都斷斷續續的。

  「好,那我帶你過去。」雪菜一如昨晚被抱著插,現在也是被帶到門前。
  雪菜全身重力倚靠在門前,右手摀住自己的嘴,避免浪叫出來,身體半傾斜的讓身后的神無月能夠更輕松的突入自己的深處。

  「雪菜你沒事吧?今天起的好晚……」雪菜拉起確認客人的觀察小門后,傳來了凪沙擔憂的聲音。

  「沒事……稍微有點……感冒……我休啊……息……頂……就…好……」
  雪菜斷斷續續的說著,門外的古城和凪沙只能看見面色潮紅的雪菜彷彿在忍耐著什么,看起來相當不舒服。

  「果然是昨天的戰斗嗎……抱歉昨天辛苦了,姬柊,你好好休息吧。」
  「沒事的……學……好深……」突然神無月刻意的頂了幾下,讓雪菜無法順利的把話說完。

  「什么好深?是傷口嗎?需不需要……」

  「沒、沒事的。」雪菜一邊摀住自己的嘴,一邊搖頭。

  「好吧,那有事情打給我,我們走了。」古城確認完后,兩人離開門口。
  「哈……哈……要去去去了啊……!」強忍著欲望,在兩人離開后終於得以解放,雪菜瞬間就達到了巔峰,全身癱軟的動不了。

  從身體內部傳來的空虛感也終於消失,此時佔據身軀和腦海的只有那身心被滿足的幸福感還有余韻。

  「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卡片用法就這樣……那我也該去上學了。」神無月確認雪菜的狀況后,把她抱到床上輕輕蓋上棉被準備離開。

  「等……陪我一下。」雪菜幾乎是下意識的拉住正在穿衣服的神無月。
  為什么要拉住他,雪菜也說不明白。

  「只能一下子,我還得去上課。」神無月就這樣在雪菜一旁坐了下來,等待雪菜睡著。

  「呼……呼……」雪菜經歷昨天的戰斗,又在神無月的身上搖了一晚,滿足后沒經過多久馬上就睡著了,露出平和的呼吸。

         次元演繹-噬血狂襲篇/天使炎上篇

  「所以說……這次的案件你要不要幫忙。」南宮那月坐在神無月的大腿上,宛如戀人一般的妨礙著神無月處理那月的辦公文件。

  「我不就在幫忙了嗎,你沒看到這堆積如山的文件和申請書嗎?更別說你今天晚上煙火大會和廟會的活動申請和籌備事項,這些都是我在處理和批改耶?」
  神無月沒好氣的瞧了瞧那月一臉。

  「你知道我在說什么。」那月拿起自己的扇子在神無月的頭上敲了一下。
  「反正你的計畫不就是找第四真祖和那個劍巫,等敵人出來的時候趁煙火大會吸引眾人目光,讓真祖用眷獸趴的一聲把對方擊落嗎?」

  「哼,我還沒通知他們呢。」那月沒好氣的回了回。

  「說到這個,我出去一下。」神無月把那月舉高高抱了起來,就像在抱小孩一樣,重新放到椅子上。

  一個人提著牛奶和貓飼料來到廢棄教堂。

  另一方面。

  從雪菜完成補魔的儀式后,時間經過了四天。

  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用於制馭魔力,就像是力量成長過大會難以控制一樣,魔力也是。

  就像是附著靈力后,紙張都能切開石磚,身上纏繞著大量魔力的雪菜也遇到了相同的情況。

  同時更讓雪菜困擾的是,她的身體有點奇怪。

  ——每天的夜晚,身體彷彿在渴求、渴望著什么,會忍不住的燥動。

  魔力的狀況沒有問題,可是身體卻無法停止那種沖動。

  那股沖動的目標指向神無月。

 她的身體在渴望著神無月的味道、在渴望神無月的聲音、渴望著神無月的
  肉棒。

  即使不能明白這是為了什么,可是她每天都會感受到這股欲望。

  在第一天還能忍受,到了第二天,雪菜幾乎有看見神無月就要沖上去的欲望。
  然而神無月好像是蒸發了似的,租借的公寓完全沒鎖,總是空蕩的。

  雪菜為此特別放了式神監視,學校的方面也是完全沒有出現。

  「為什么……會無法忍受。」劍巫,如同字面上也是侍奉神的巫女一職,受過清心和凈化的訓練課程,對於情感甚至是欲望都能夠進行壓抑,可是這次身體散發的渴求卻完全無法消減。

  隨著日子,一日比一日嚴重。

  甚至到了第三天,雪菜的腦子總是渾渾鈍鈍的無法思考,連眾人都在擔心她的狀況。

  為此,她只好在夜晚用手指撫慰著自己空虛的欲望。

  在獲得高潮的剎那,身體的欲望就會減少一部分。

  同時傳來更加深刻的話語。

  「還不夠……要肉棒……要粗硬的肉棒……」不知道是誰的話語,伴隨著雪菜的自慰沈浸在安靜的室內,無聲的單人套房只剩下手指咕揪咕揪的聲響,還有那彷彿被淫欲洗腦的話語。

  第四天的一早,雪菜的神識清醒多了。

  源自於昨晚瘋狂的自慰,可是心中也多了不明的什么。

              在教堂這邊——

  「咦?有人先到了。」神無月望著敞開的教堂,有人正在照顧那些貓咪。
  那是一名銀色短發的美麗少女,渾身散發著治癒的氣息,就好比他在國中部獲得的稱呼一樣。

  ——國中部的圣女,葉瀨夏音。

  「平常替我照顧這些孩子的就是你吧,我想跟你道謝。」少女彷彿是提前來到這等待著神無月。

  「我也只是偶爾為之。」神無月沒有多說什么,走進教堂在地上的盤子添加新的牛奶,并開了幾罐罐頭放在地上。

  「即使是這樣,也要感謝你幫助這些孩子們。」葉瀨的神色,就好比真正的圣女,沒有一絲一毫是為了自己,所有一切都是為了這群被自己撿回來的孩子。
  「小事情,一些罐頭罷了。」神無夜處理完手上的東西后,迅速的離開。
  「記得別說看過我,拜託你了。」在離去的背后只剩下這句回響。

  「貓、是貓、是貓耶!學長!」在葉瀨把古城等人帶來的時候,雪菜開心的望著貓咪。

  同時,彷彿有什么東西牽引著自己的身體,讓雪菜無意識的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唔啊——雪菜你感覺突然好有女人味喔!你是不是發生過了什么啊?是不是做了什么啊!跟我說嘛!」

  「咦、啊——是不是有其他人來過這里?」雪菜雖然不明白自己身體的變化,可是隱隱約約有感覺到,這是自己熟悉的某個人的氣味。

  「沒有呢。」葉瀨搖了搖頭。

  「是嗎……」

  「姬柊,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嗎?」

  「沒什么學長。」

  一行人陪著葉瀨找人收養貓咪的同時,那月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學園內禁止攜帶寵物。」撐著黑色陽傘的合法蘿,找上了古城。

  「小那月……」

  「不許在你的班導稱呼上加小,就不能學學那個有點禮貌的傢伙嗎。」那月用手中的扇子敲了古城的頭。

  「要我放過你們也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那月頓了頓,繼續說:「曉古城,今晚來陪我。」

  「哈?」

  「欸,不是說來協助你的攻官的工作嗎?」古城帶著疑問望向眼前眾人。
  「沒錯啊。」那月即答。

  「那么這身打扮是怎么回事啊,還讓我在這里等了兩小時。」眾人約定的時間是在市區周邊的觀光塔上,塔上只有那月和當初營救的人工生命體、雪菜、神無月。

  ——除了古城外的眾人,全部都穿著浴衣,手上拿著章魚燒等慶典販賣的食物。

  「而且你怎么也在這?轉學生。」

  「神……」雪菜的視線一直綁在角落吃著章魚燒的神無月身上,連那月的諷刺也沒有注意到。

  「姬柊,小那月叫你。」被古城給推了推,雪菜才回過神來。

  「因為我是學長的監視者。」

  「監視者不用穿浴衣吧。」

  「這…這是凪沙聽說有祭典硬讓我……」

  碰的一聲,天空傳來的巨響打斷了對話。

  「通知結社那邊,準備放煙火。」

  「煙火?」古城疑惑的問。

  「就是那個,在天空中會碰的綻放,很漂亮的那個。」

  「我是說……」

  在訊息傳達過去后,天空傳來陣陣的爆破聲,浮現一個又一個火光十色。
  「先把天上的東西打下來再說。」那月一閃身,在天空浮現一個又一個的鎖鏈,綁向在天空纏斗的兩只有翼人種。

  兩只有翼人種被鎖鏈束縛了幾秒后,破開了鎖鏈。

  「居然扯斷了懲戒之鎖!?」

  兩道有如浮光的人影,時而纏斗時而分離,在天空留下無數的光軌。

  「速速出現,第九號眷獸——AlansMinium(雙角的深緋)」
  自虛空浮現的深紅獨角巨獸,踏著空氣逐步往上。

                嗡——

  被稱為雙角深緋的眷獸釋放了無形的音波,對兩名帶著面具的有翼人種造成了沖擊。

  同時也引來了注目。

  其中一名面具的有翼人種,閃身到古城的面前,零距離的釋放著光輝耀眼的沖擊波。

  「啊——好痛!」被攻擊震退的古城嘴角流出點鮮血。

  「#$#$#$」攻擊的面具人沒有停歇的打算,同時聚集起更加強大的沖擊,打算一舉消滅古城。

  「學長——」雪菜仍在考慮著,因為使用卡片必然陷入魔力消耗的過程,而當時補了一整晚的快樂體驗,讓雪菜清醒仍然滿臉害羞。

  不過看到古城有危險,他也顧不得這些。

  抽起了卡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