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黑夜迷奸漂亮女大學生
黑夜迷奸漂亮女大學生

黑夜迷奸漂亮女大學生

“唐錚,你這個窮光蛋,快把偷的錢交出來!”
  “前幾天就聽說你爺爺生病了,肯定是偷錢去給你那死鬼爺爺看病了,你這種窮光蛋留在我們班級簡直就是恥辱。”
  “你還以為自己是以前的全市第一么,現在你是倒數第一的笨蛋,校方早就應該開除你。”
  指責辱罵之聲不絕于耳,唐錚漲紅了臉,緊咬著嘴唇,仰著脖子,堅定地說:“我沒有偷錢!”
  “狡辯,不是你偷的會是誰?剛才課間操的時候就只有你一個人留在教室里,況且我們都是有錢人,區區幾百塊錢怎么會放在眼里。只有你是窮光蛋,不是你會是誰?難道鈔票還會長腿自己跑了不成?”
  “喬飛,你胡說!”唐錚眼睛紅紅的,他是窮人不假,相依為命的爺爺確實也生病了,但他從小就不會偷。
  爺爺從小就教育他,窮人也有自己的骨氣,不偷不搶,挺直了腰桿生活這是做人的根本。
  唐錚是窮苦人家的孩子,堪稱天才,從小就表現出了與眾不同的學習能力,當年中考全市第一,被這所鵬程國際學校錄取,并且減免了所有學雜費。
  唐錚不負眾望,兩年多以來,一直保持全市第一的成績,是鵬程國際學校的一個活招牌。
  然而,高三開學不久,有一次放學回家途中被人襲擊傷了頭部。從此以后他就落下了病根——只要思考問題就會頭疼,而且記憶力極差,原本輕而易舉就可以記住的知識點忘的一干二凈,根本記不住。
  這種狀況一直持續至今,現在到了高三下學期仍沒有好轉,每一次模擬考試都是年級倒數第一。
  從天堂跌落到地獄,讓原本親近他的人敬而遠之,讓原本嫉妒他的人幸災樂禍。
  但唐錚沒有放棄,一遍又一遍地嘗試努力學習,每一次都頭疼的幾乎要暈厥。
  今天課間操期間,六百塊班費不翼而飛,而當時他由于頭疼沒有去做操,所以班長喬飛一口咬定是他留在教室里偷了班費。
  “喬飛,唐錚一直都是誠實的人,怎么會偷錢?”一個猶如百靈鳥啼叫的動聽聲音響起,方詩詩走了過來。
  唐錚投去感激的一瞥,方詩詩莞爾一笑,猶如百花綻放,令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起來。
  方詩詩不但家世煊赫,而且學習成績出眾,原來一直是全校第二,自從唐錚受傷之后,她就變成了全校第一。
  但最引人矚目的是她的美貌,她是鵬程國際學校的兩大校花之一,是許多學生的夢中情人。
  喬飛就喜歡方詩詩,曾經公開追求過她,卻被拒絕了,但他賊心不死,一直暗中覬覦她。
  見她竟然為唐錚開脫,嫉妒心起,喬飛冷冷地說:“他是正直的人嗎?我怎么不知道,窮人有幾個是正直的人,你們每天看新聞中那些窮人為了錢做偷雞摸狗,違法亂紀的事還少嗎?”
  “對,喬飛說的對。”人群響起了附和聲,義憤填膺。
  這是一所私人貴族學校,全校除了唐錚這個平民子弟,其他人家里都有一定的家底,有著天生的優越感。
  唐錚怒目而視:“喬飛,窮人也有尊嚴,我說沒偷就是沒偷。”
  “呵,還敢對我吼了,窮人就是窮人,一點教養都沒有。怎么,還敢瞪我,想打我嗎?你打啊,你打啊!”喬飛把腦袋伸過來,得意洋洋地說。
  其他人戲謔地看著唐錚,他一直就是一個乖學生,從來不惹是生非,甚至在大家眼中他有些軟弱。
  況且,喬飛人高馬大,足有一米八,而唐錚只有一米七,相差懸殊,料他也不敢動手。
  方詩詩皺起了精致的鼻梁,勸道:“喬飛,大家都是同學,你不要這樣。”
  “我沒怎么樣啊,唐錚不是要打我嗎,我讓他打呀。”喬飛得意洋洋,他料定唐錚不敢動手,這樣一來就顯得他威武不凡,神勇過人了。
  “唐錚,你不要理他,我相信你沒有偷錢。”方詩詩勸道,但隨即目瞪口呆,只見一個碩大的拳頭砸在了喬飛臉上。
  “啊!”
  喬飛捂著鼻子慘叫起來,鮮血從指縫中流了出來。
  咝~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像見鬼一樣盯著唐錚,他……竟然敢動手!
  “給老子揍他,狠狠地揍!”喬飛咆哮起來,幾個狗腿子一擁而上撲向了唐錚。
  唐錚急忙護住頭部,拳頭猶如雨打芭蕉一樣紛紛落在他身上,他非但沒有慘叫,反而咬緊了牙關,紅著眼死死地盯著喬飛。
  “弄死他,這個窮光蛋,老子不但要弄死他,還要弄死他那個老不死的爺爺。”喬飛氣急敗壞地吼道,從小到大,養尊處優的他何曾吃過這種苦頭,何況還是在方詩詩面前,丟人丟大發了,不找回這個場子怎么混。
  唐錚的眼睛瞬間瞪大了一圈兒,爺爺是他唯一的親人,任何人敢對付爺爺他都不會答應。
  吼!
  他就像是一頭豹子沖開了包圍圈,撲倒了喬飛,兩人身高相差懸殊,但唐錚長年累月堅持長跑鍛煉,身體素質比養尊處優的喬飛好了不少,力氣也更大,拳腳并用,不一會兒,喬飛就變成了一個豬頭。
  眾人驚呆了,唐錚……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兇猛了?
  方詩詩張大了小嘴,看著喬飛的豬頭樣,隱隱覺得有些解氣,喬飛經常騷擾她,讓她不勝其煩。
  “干什么,住手!”忽然,一聲驚雷般的怒吼炸響,所有人心頭一凜,心說老巫婆現身了。
  老巫婆就是班主任吳翠紅,五十來歲,腰圓腿粗,為人格外兇悍,幾乎每個人都害怕她。
  “唐錚,你在干什么?”吳翠紅的怒氣嗖嗖地躥了上來。
  唐錚停下拳頭,喬飛立刻爬了起來,驚恐未定地盯著唐錚,道:“你……你敢打我。”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吳翠紅怒眼一掃,威嚴地問道。
  “老師,唐錚偷了班費,還打人。”幾個狗腿子連忙添油加醋地說道。
  “我沒有偷錢!”唐錚近乎執拗地反駁道。
  吳翠紅立刻深深地皺起了眉頭,不悅地看著唐錚,以前還以為自己撿到了一個寶,畢竟每次考試都是全市第一,她這個班主任與有榮焉,但她打心眼里瞧不起窮光蛋唐錚。
  唐錚跌落神壇竟然變成了倒數第一之后,她對唐錚的態度就完全變了,沒有一點好臉色。
  因為唐錚非但不能給她帶來一點好處,反而變成了拖累她的累贅,她一直在向校方申請把唐錚換到別的班級,或者開除掉,但校方還沒有最終做決定。
  吳翠紅靈機一動,這次是一個千載難逢甩掉包袱的機會。
  “其他人回座位上去學習,來幾個同學把喬飛扶去醫務室,唐錚,你跟我出來。”吳翠紅冷冷地安排道。
  “這下唐錚慘了,不知道老巫婆會怎么收拾他。”有人幸災樂禍地說道。
  看著唐錚遠去的背影,方詩詩神色復雜,輕咬貝齒,拔腿追了上去,“老師,我相信唐錚沒有偷錢,這其中肯定有誤會。”
  吳翠紅停下了腳步,和藹可親的看著方詩詩,道:“詩詩,錢不會自己長翅膀飛走,既然這么多人說是唐錚偷的,肯定錯不了,你快回去上課吧。”
  “不,肯定有誤會。”方詩詩堅持己見。
  吳翠紅面色微沉,卻依舊親切的說:“詩詩,你要相信老師,老師會處理好的。”
  方詩詩看著唐錚,發現唐錚咬緊牙關,一言不發,顯然受了極大的委屈。
  吳翠紅不欲多說,徑直帶著唐錚下樓了。
  “唐錚,你不但成績差,拖班級后腿,現在還偷錢打人,你說你究竟要干什么,這是一個學生應該做的事么?”教學樓下,吳翠紅兇神惡煞地批評道。
  “老師,我沒有偷錢,喬飛污蔑我,我才動手的。”
  “哼,他污蔑你,為什么沒有污蔑其他同學?身正才不怕影子斜。”吳翠紅輕蔑地說。
  唐錚憤怒地瞪著她,作為一個老師,竟然不調查就妄下結論,自己以前還多么尊重她,簡直就是瞎了眼。
  “今天的課你不用上了,去把實驗室的地下室打掃一遍。”吳翠紅厭惡地看了他一眼,揮了揮手說道。
  “鬼樓?”唐錚悚然一驚。
  吳翠紅眉毛一挑,道:“胡說八道,什么鬼樓?再敢亂說信不信我讓你叫家長。”
  唐錚咽了下口水,不說話了,爺爺已經生病了,怎么可能來學校,況且自己在學校的情況也不能告訴他,否則他肯定會很傷心,加重病情。
  他學習成績下降的事根本不敢告訴爺爺,因為他一直是爺爺的驕傲,他不忍心讓爺爺傷心,他一直在努力克服困難爭取重登巔峰,那樣就可以讓爺爺繼續開心。
  實驗樓,在學生中間被稱為鬼樓,并非無中生有,幾年前這里曾經發生過一起駭人聽聞的事件,一個女學生在實驗樓的地下室暴斃而亡,據說鮮血被吸光,變成了木乃伊一樣的干尸。
  警察最后也沒有調查出個所以然來,校方還請了得道高僧來開壇做法,后面幾年再沒有發生過這種詭異的事件,但鬼樓的傳說卻不脛而走,大家除非是上實驗課,否則誰都不愿來這里。
  吳翠紅讓他去打掃地下室,分明就不安好心,想嚇唬他,或者讓他也變成那女同學一樣的下場。
  “哼,我又不是嚇大的。”唐錚的膽量倒是不小,吳翠紅故意想嚇他,若他退縮了,豈不是遂了她的心意。
  吱!
  地下室門被推開了,一股潮濕的霉味兒撲面而來,唐錚打了一個寒顫,地下室比外面陰冷許多……
  第002章 九陽圣體
  地下室擺著廢棄的實驗儀器,落了厚厚的一層灰,稀稀拉拉的結著蜘蛛網。
  唐錚皺了皺眉,這根本就沒有什么打掃的意義,老巫婆純粹就是想整他。
  為了避免落下更多的口實,他拿起掃帚掃了起來,一個小時后,身上已經微微出汗了,地下室已經煥然一新。
  “鬼樓也不過如此,看來也只是嚇唬膽小鬼而已。”唐錚撇了撇嘴,已經沒有了一點懼意。
  “小子,你終于來了!”一個不大的聲音猝然響起,嚇了他一大跳。
  “什么人?”他渾身汗毛炸開,環顧四周,一個人影都沒有,“肯定是我太緊張,出現幻聽了。”
  “小子,我等你等的好苦啊。”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
  唐錚臉色唰的一下變得鐵青,這絕對不是幻聽,這個聲音是真實存在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不要躲了,否則被我揪出來讓你好看。”唐錚的聲音發顫。
  人嚇人會嚇死人的,他的膽量雖大,卻也知道害怕。
  “天禪子,你這就想翻盤嗎?你想的未免太美了。”另外一個陰沉的聲音響起,光聽這個聲音就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陰魔,你要做什么?”
  “嘿,當然是殺死他,讓你永無翻身之日。”
  “休想!”
  “嘎嘎,幾年前我吸收了玄陰之力,這幾年我已經完全煉化了,你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你認為阻止得了我么?”
  “小子,快逃!”先前那個聲音大吼道。
  唐錚已經確定這并非什么惡作劇,難道真的有鬼?他剛想拔腿逃跑,卻發現動彈不了,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樣。
  “我怎么不能動了?”唐錚惶恐不安,瞪大了眼珠。
  “哈哈,當然不能動了,被我施了定身法,你能動才叫見了鬼呢。”那個冰冷的聲音得意洋洋地說道,“天禪子,我馬上就吞噬掉他的魂魄,斷了你最后的希望,嘎嘎。”
  “陰魔,你太卑鄙了!”
  “哈哈,我是魔族,卑鄙是我的天性。”
  “啊!”
  唐錚慘叫起來,大腦就像是被針扎了一樣,比平時的頭痛要厲害一萬倍,讓他瞬間就失去了知覺暈了過去。
  兩道神識鉆進了唐錚的大腦,迅速地向他大腦深處竄去,一道呈黑色,一道呈青色,黑色的神識速度更快,迅速地到達了唐錚的大腦神經中樞。
  “天禪子,你失敗了,你很快就會從這世間魂飛魄散了,嘎嘎。”陰魔得意的獰笑起來。
  嗖!
  黑色神識鉆進了唐錚的神經中樞。
  “天亡我天禪子也。”天禪子悲呼一聲。
  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到一個玄陽之體,本以為可以借助他恢復實力,從而與陰魔決一生死。未料到前幾年陰魔得到了玄陰之體的滋養,實力已經超過了他,這一次被陰魔搶先了一步,只要唐錚一死,天禪子就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啊!怎么會這樣,這小子不是玄陽之體,他……竟然是……九陽圣體!”
  變故陡生,陰魔大驚失色地咆哮起來,想從唐錚的中樞神經中退出來,卻發現一股浩瀚的純陽之力包裹住了他。
  “九陽圣體!”天禪子忍不住驚呼。
  九陽圣體只存在于傳說中,沒想到卻被他遇到了,九陽圣體與玄陽之體一樣都是至純至陽的身體,但九陽圣體更加精純,蘊含了強大的純陽之力。
  “哈哈,陰魔,你自作自受,這下死定了!”天禪子興奮起來。
  陰魔修煉的功法以陰柔為主,至純至陽的力量本就是他的克星,不過他自忖可以對付玄陽之體才鉆入唐錚體內準備殺死他,以防止天禪子吸收這股純陽之力。
  天禪子修煉的功法乃是陽剛一脈,若他吸收了這股純陽之力,他便會實力大增,威脅陰魔的安全。
  “天禪子,我不服,這小子怎么會是九陽圣體?”陰魔撕心裂肺地吼了起來。
  “陰魔,你這個大魔頭,這就是天意,老天要滅了你!”天禪子說道。
  “啊!我不——服——”叫聲戛然而止,一切恢復了平靜,陰魔的神識完全被純陽之力煉化了。
  天禪子的神識不敢再冒進,剛想退出唐錚的大腦,發現一股強大的吸引力牢牢地禁錮住了他。
  “怎么回事,難道他還要對付我?”天禪子橫沖直撞,卻發現根本沒辦法沖破束縛。
  “這……九陽圣體怎么會有這么大的威力?進來容易,出去就如此難了。”
  “咦,我的神識竟然強大了一點。”忽然,天禪子又發現奇怪的一點,似乎那一股純陽之力沒有危害他,反而強化了他的神識。
  ……
  唐錚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刺痛感已經完全消失了,昏迷前的一幕令他記憶猶新。
  “鬼,有鬼!”他渾身冰冷,那種詭異的感覺讓他這個無神論者也禁不住害怕了。
  “小子,我不是鬼,你無需害怕。”天禪子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是誰,你在哪里?”唐錚結結巴巴地問,環顧四周,一個人影都沒發現。
  “我在你腦海里。”
  “……腦……海里?”唐錚咽了一下口水。
  “你放心,我不會害你。”天禪子溫和地說道,心說你不對付我就萬事大吉了,我怎么可能害你?
  不害我,還跑到我腦袋里去,你以為我是傻子嗎?唐錚腹誹道。
  “你不相信我?”
  “不,我相信。”唐錚還沒搞清楚狀況,決定先穩住對方,先前不是還有個什么陰魔嗎?怎么現在只有這一個天禪子了?
  “陰魔已經死在你手中了。”天禪子一語道破了他的心思。
  “死在我手中?”唐錚目瞪口呆,咦,不對,他怎么知道我心中所想?
  “我在你腦海中,你想什么,我都清楚,以后你與我溝通無需說話,我們可以直接用神識溝通。”天禪子解釋道。
  “那你快點從我的腦袋里出來。”唐錚可不喜歡這種赤裸裸地暴露在別人面前的感覺。
  “我出不來。”天禪子苦笑道,“我現在神識虛弱,被你的九陽圣體禁錮住了,除非我恢復實力,或者你實力足夠強大,控制住九陽身體的純陽之力,放我出去,否則我只能待在你腦袋里。”
  說實話,他暫時也不想出來,他的神識脆弱,極有可能煙消云散,而唐錚的純陽之力可以滋養他的神識。
  唐錚的臉變成了苦瓜色,這叫什么事兒啊。
  “我乃是千年以前的修者,有移山填海的本領,你放心,我暫時寄居于你大腦內不會虧待你,我會教你修真之法,讓你有通天徹地的本領。”
  “修真之法?”唐錚心中一動,原來以為這只是傳說,沒想到真的存在。
  既然對方暫時出不來,那他也唯有接受了,心中不禁對他的修真之法砰然心動起來。
  “當然,我會讓你變成強者,真正的強者。”天禪子信誓旦旦,唐錚是九陽圣體,若是把他收入門下,那將來的成就會不可限量,他就有了回歸宗門的機會。
  原來他是一個被逐出宗門的棄徒,平生最大心愿就是回歸宗門,若是有了一個擁有九陽圣體的徒弟,那就是他回歸宗門最大的資本。
  “現在你先幫我取一樣東西,然后我再傳授你功法。”
  唐錚依照吩咐敲碎了墻角的一塊地板,露出鑲嵌在石頭中的一個羊皮古卷,上面寫著“通天古卷”四字。
  “這是什么?”
  “好東西,你先收起來,我稍后再告訴你,我先為你煉化大腦內的淤血,然后傳授你功法。”天禪子方才探查了一番,發現他腦內許多經絡都被淤血阻塞,必須打通才能修煉。
  “淤血?”
  “對,你大腦以前是不是受過傷?”
  唐錚立刻想起了半年前那一次受傷,難道自己頭痛的毛病就是因為這些淤血?
  “你放心,這只是小問題,我會為你療傷,但我的力量會消耗頗大,所以會暫時休眠一段時間,你不用太過驚慌,我會很快蘇醒過來。”
  “謝謝你!”唐錚心中一陣感動,傷好之后,他就可以恢復到以前的巔峰狀態,他要讓看不起他的人好看。
  一股溫暖的感覺包裹住了他的大腦,他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寧靜。
  片刻后,這種感覺消失了,他覺得大腦無比的清明,沒有了混混沌沌的感覺。
  “難道這就好了?”他小心翼翼地回憶以前學過的知識,知識就像是潮水一般地涌來,再也不頭疼了。
  “好了,真的好了!”他興奮的手舞足蹈,“天禪子,我真的好了。”
  可沒有人回答他,他這才記起天禪子消耗功力已經休眠了。
  “通天古卷,這究竟是什么東西,讓他如此重視。”唐錚的目光落在了羊皮古卷上面,四個大字就像是有魔力一樣吸引著他。
  他輕輕地展開了羊皮古卷,一篇古色古香的文字展現在他眼前,他不情不自禁地照著念了起來……
  第003章 通天古卷之秘
  通天古卷晦澀深奧,唐錚花了半個小時才把這一千多字給通讀了一遍。
  他正準備把古卷放在一邊,卻驀地發現一股細小的氣流在他的經脈內緩緩流動起來,暖洋洋,讓他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微妙境界。
  “咦,我怎么這么快就醒了?”天禪子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很是驚訝。
  “你醒了!”唐錚還以為他要休眠很久呢,沒想到這么快就蘇醒了。
  “咝!你體內怎么會有真氣,你剛才干了什么?”天禪子就像是見鬼一樣,驚駭莫名地尖叫起來。
  “真氣?那股氣流就是真氣嗎?”唐錚吃了一驚,“我沒干什么啊,我就是把這通天古卷讀了一遍。”
  “你修煉了通天古卷?……怎么會這樣,我和陰魔研究通天古卷上千年都一無所獲,這古卷簡直就是一竅不通,你怎么一下子就可以修煉了?”天禪子簡直要吐血了。
  “我只是讀了一遍而已。”唐錚解釋道。
  “讀……你怎么讀的?”
  唐錚翻了個白眼,讀書還能怎么讀,當然就是逐字逐句地照著讀了。
  “你讀給我聽聽。”天禪子迫不及待地說。
  唐錚無可奈何,只能逐字逐句地讀了起來。
  “停!”忽然,天禪子大聲叫道,“你怎么這樣讀?”
  “不是這樣讀嗎?”唐錚莫名其妙,自己活了這么多年,難道連照本宣科讀書都不會了么。
  “不是應該從右向左豎著讀嗎?你怎么從左向右橫著讀?”
  “讀書不都是從左向后橫著讀嗎?”
  這是現代人的常識。
  天禪子沉默了一會兒,長嘆口氣,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難怪我與陰魔研究這么多年都一無所獲,原來我們根本就是走錯了路。”
  古人讀書乃是從右向左豎著讀,天禪子與陰魔從未想過還有其他讀書的方法,所以才會一直摸索不出通天古卷的秘密。
  “天意,難道這一切都是天意?通天古卷就是屬于這小子的。”天禪子感概萬千。
  千年以前,天禪子與陰魔不約而同地發現了這一本神秘的古卷,兩人斗的天昏地暗都想據為己有,最后兩敗俱傷肉身毀滅,神識竟然被通天古卷吸收了進去。
  兩人在古卷之中又明爭暗斗,卻始終奈何不了對方,并且兩人也默默地研究通天古卷的秘密,卻一無所獲。
  通天古卷根本就是一竅不通,完全不像是傳說中那樣厲害的功法。
  歷經千年,滄海桑田,地殼運動,通天古卷被掩埋在了地底,最后融合在了一塊巖石之中。這塊石頭后來又被用于建造這棟實驗樓,兩人一直被困在通天古卷之中,神識的活動范圍也只限于地下室。
  他們希望可以找到合適的活人奪舍重生,然而對于寄主有著苛刻的要求,若是體質太差,根本承受不住他們的神識,最終會一命嗚呼。
  前幾年,擁有一個玄陰之體的女學生踏足此地,給了陰魔希望,他迫不及待地鉆進對方大腦奪舍,然而最終卻失敗了,導致吸干了女學生的全身精血。
  不過雖然陰魔沒有奪舍成功,卻也吸收了女學生的玄陰之力,實力大增,漸漸壓制住了天禪子。
  眼見著經過數年的斗爭,天禪子馬上就要被徹底擊敗,魂飛魄散了。這時候唐錚卻出現了,才會導致這一系列的變故。
  唐錚聽了這曲折的前因后果后暗自咋舌,卻也慶幸不已,他沒有像那個女學生一樣變成人干要歸功于他九陽圣體的體質。
  “天禪子,這九陽圣體究竟有什么奧妙?”
  “我也不知道具體有什么奧妙,但傳說九陽圣體乃是世間最為罕見的體質之一,奧妙無窮,遠古時代的一位圣人便是九陽圣體,其實力通天徹地。”
  “這么厲害!”唐錚心潮澎湃,豈不是說自己以后也會有通天徹地的神通?
  “但也要有機緣才行,不是每個人都那么厲害的。”天禪子潑了一瓢冷水。
  唐錚不滿的冷哼一聲,道:“你就是嫉妒我。”
  “……”天禪子無言以對,確實是嫉妒,唐錚糊里糊涂就修煉成功了通天古卷,這還不叫人嫉妒,那什么才能叫人嫉妒。
  “小子,你別高興的太早,九陽圣體是世所罕見的體質,但物極必反,九陽圣體也有致命的缺點,九陽圣體擁有至純至陽的純陽之力,但一個人的身體不可能承受得了這么強的純陽之力。天地萬物講究陰陽調和,才能生生不息,純陽之力越強,就越需要純陰之力的調和,明白嗎?”天禪子告誡道。
  唐錚的熱情一下子被打擊了,道:“那如果沒有純陰之力的調和會怎樣?”
  “陽氣沖天,爆體而亡,而且隨著你功力越強大,純陽之力就越強大,你離死亡那天就越近了。小子,其實也算是你運氣好,若是沒有遇到我,你小子也絕對活不過二十歲,因為沒有純陰之力的調和,二十歲之前你必死無疑。”
  唐錚感覺自己一下子從天堂跌落到了地獄,好在他心理素質夠強大,趕緊問道:“二十歲?我今年十八歲,也就是說我只有兩年的壽命了?對了,你不是說有純陰之力可以陰陽調和就沒問題嗎?那里有純陰之力?”
  天禪子怪笑起來:“嘿嘿,天生萬物,相生相克,既然有純陽之力,自然就有純陰之力,至純至陰的純陰之力大多在許多人跡罕至的陰寒之地,以你現在的實力去那些地方只有送死。”
  唐錚心如死灰,這說了等于白說。
  “小子,別著急,我的話還沒說完呢,另外一種純陰之力卻是觸手可及的。”
  “哪里有?”唐錚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大喜過望。
  “女人!”天禪子神神秘秘地說。
  “女人?”唐錚一頭霧水。
  “對,男人身懷純陽之力,女人則擁有純陰之力,只要你吸收女人身上的純陰之力,自然可以達到陰陽調和的作用,那樣你的這條小命就暫時保住了。”
  “那我要怎么吸收女人的純陰之力?”
  “最快的捷徑就是上床。”
  唐錚臉色一紅,對于一個十八歲的少年,這種事實在是太羞人了,雖然他偶爾也會憧憬。
  “天禪子,你太不知羞了。”
  天禪子氣急敗壞地道:“小子,我這是在教你保命的辦法,你還說我這老頭子。“
  “好好,我不說你,可你這個辦法根本就不可行,我總不能到大街上隨便拉個女人上床吧。”唐錚哭笑不得地說。
  “當然不可以。女人雖然擁有純陰之力,但并非每個女人的純陰之力都適合你,必須具有強大的純陰之力才能讓你達到陰陽調和的功效。再給你普及一下常識,平常人們所說的男人味兒就是純陽之力自然而然散發出一股氣勢和味道,而女人身上為什么會有一股很好聞的味道,那就是純陰之力的一種散發出來的,純陰之力越強大,那體香就會越明顯,常言所說的處子之香,那就是積累了幾十年的純陰之力所散發的味道。”
  唐錚第一次聽見這樣的論調,不禁十分好奇,道:“那我就是要去追求擁有體香的女人,并且還和她上床?”
  “是這個道理,不過由于你是九陽圣體,一個女人根本無法達到陰陽調和的功效。”
  唐錚的臉立刻變成了苦瓜色,你這是玩兒我吧,難道我還要追求許多個女人?
  “小子,先不要胡思亂想了,既然你和通天古卷如此契合,那我就沒辦法傳你功法了,通天古卷乃是十分強大神秘的功法,你修煉它比修煉我的功法要厲害許多。”天禪子倍受打擊地說道,自己回歸宗門的希望破滅了。
  唐錚稍稍平復心情,道:“既然你已經知道通天古卷的修煉方法,那你也可以修煉啊。”
  “不可以了,我剛才就試過了,原來通天古卷要毫無根基之人才能修煉,我已經有了一身修為就無法修煉了。唉,當初我與陰魔斗的你死我活就是為了通天古卷,從沒想到通天古卷根本不適合我們,最后反倒便宜了你這小子。”
  “不過通天古卷是心法,是基礎,其他東西你還是得跟我學,你放心,我會傾囊相授,因為你越強大,我才會恢復的越快。”
  唐錚功力越深厚,天禪子的神識受滋養也就會越多,他就會恢復的越快,等到一定程度,他就可以脫離唐錚的腦海,從而尋找合適的寄主還陽重生。
  “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學習。”唐錚遭逢變故,已深刻體會到實力的重要性。
  他必須變強!
  雖然變強意味著純陽之力越強,自爆的危險越大,但這依舊抑制不住他變強的決心。
  “現在我先給你講解一下修煉的相關知識,修真乃是奪天地造化,納天地靈氣入己身,然后配合功法,轉變成自身的真氣,真氣越強大,實力就越高。”
  “正所謂奇經八脈,人體共有八大主經脈,每一道經脈內都會儲存真氣,修煉的等級相應地被劃分為煉氣、筑基、辟谷、金丹、元嬰、化神、大乘等諸多境界,每一個境界又分為九品。如今你已經進入煉氣一品,八大經脈內各有一寸的真氣,當你的真氣達到兩寸時,便會進入煉氣二品……不對,怎么會這樣?”
  忽然,天禪子驚呼起來。
  “你一驚一乍地又怎么了?”
  “你怎么會多了一條主經脈,共有九條主經脈了?”天禪子像見鬼一樣。
  人體的經脈無數,但真正能儲存真氣的只有主經脈,但此刻唐錚體內卻有九大經脈儲存了真氣。
  唐錚莫名其妙,心念一動,確實有九條經脈內儲存著真氣。
  “難道這就是九陽圣體的奧秘?”天禪子喃喃自語,“唉,我也搞不懂了,事已至此,我也沒辦法了。”
  “那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怎么知道?”天禪子沒好氣地說。
  唐錚自討沒趣,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了,又問:“那我現在是不是就有法術了?”
  “哼,法術哪是那么容易學的?你必須達到煉氣三品才能修煉法術。”
  “那我現在能干什么?”唐錚略顯失望,原本以為馬上就可以擁有傳說中的法術了,卻發現根本就是鏡花水月。
  “當然有你可以干的事,你可以修煉武功。”
  “武功?”
  “是的,天下可不光是修者,還有武者,那是不弱于修者的存在,武者修煉到巔峰也可得窺大道,具有殊途同歸之妙。”
  “武者真的有那么厲害?怎么電視里演的都是一些花架子?”唐錚有些懷疑,這已經是科技化的時代,武功已經沒落了,似乎沒有天禪子所說的那么厲害。
  “你知道什么?真正的高手豈是普通人見得到的,你只需記住,世間能人輩出,你必須趕快提升實力。現在我先傳授你入門的武技天羅手。”
  話音方落,唐錚就發現自己腦海中多了一副圖畫,上面記載了一整套動作。
  “這就是天羅手,雖然是入門武功,但修煉到極致依舊威力無窮。天羅手,顧名思義,猶如天羅地網,讓對手無所遁形。”
  唐錚就像是一個如饑似渴的男人,武功就像是絕世美女,他當然沒理由拒絕。況且天禪子說的這么厲害,那肯定不會假。
  “你看是這樣使的嗎?”唐錚身形一閃,就按照圖畫中的動作動了起來。
  呼呼~
  一陣勁風掠過,他就像是一個幽靈在地下室內騰挪閃移。
  天禪子幾乎驚呆了,這小子的學習能力太強悍了吧,只看了一遍竟然就有了這么深的火候,還讓不讓其他人活了。
  “我練的對不對?”唐錚停了下來,問道。
  天禪子被震驚的無語了,沉默了才從呆若木雞的狀態恢復,有氣無力地說:“……沒問題。”
  唐錚喜上眉梢,這種力量感比學習上獲得的成就感更加強烈。
  “好了,今天就到這里吧,你要努力修煉通天古卷。”天禪子說完就沉默了……他實在是被唐錚非人般的學習速度給弄的倍受打擊了。
  唐錚走出了實驗樓,夕陽的余暉照在他身上,拉出長長的影子,已經放學了。
  鵬程國際學校并不提供住宿,因為學生基本上都家境殷實,沒有人愿意住校。
  唐錚離開了學校,朝家跑去。他的家位于常衡市北邊,那是老城區,城中村無數,是著名的窮人區。
  城北與城中心相比,簡直就是地下與天上的區別。唐錚早已習慣了這一點,跑了十公里回到家門口,不像平時那樣喘氣,反而覺得神清氣爽。
  “這就是進入煉氣期的奧妙。”
  他深吸一口氣,平復心情,推開破舊的房門。這是一個獨棟小平房,只有四十多平米大,房屋低矮,光線黯淡。
  “爺爺,我回來了。”他叫了一聲,沒人回應,家里空無一人。
  唐錚皺起了眉頭,爺爺肯定又拖著生病的身體出去工作了,他的心被刺了一下,掉頭就向外跑去。
  垃圾場,惡臭撲鼻,對于普通人而言絕對會敬而遠之,但對于在垃圾場討生活的人這卻是一座寶山,仿佛老天爺的饋贈。
  唐錚早已習慣了垃圾場的環境,因為他就是爺爺靠撿垃圾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的。
  “草,死老頭子,這是虎哥的地盤兒,你敢到虎哥地盤兒刨食,你他媽找死是不是!”一陣怒吼傳進了唐錚的耳朵。
  第004章 老巫婆來了
  “我一直都在這里撿破爛,這里什么時候變成你的地盤兒了?”一個蒼老的聲音不忿地反駁道。
  “草,還敢胡咧咧,找抽是吧!”砰的一聲悶響,有人栽倒在地的聲音響起。
  唐錚心中一緊,怒火蹭蹭地往上躥,那個蒼老的聲音再熟悉不過了,就是爺爺唐大海的聲音。
  三步并作兩步,他已經來到了事發現場,發現爺爺倒在地上,被一個大漢踩在腳下。
  “放開我爺爺。”唐錚怒吼。
  “那里來的臭小子?快滾!”大漢斜睨了唐錚一眼,絲毫沒放在眼中。
  “小錚,你怎么來了?快走。”老人大口喘著粗氣,虛弱地喊道。
  “爺爺,我來幫你。”唐錚腳尖一點,迅速地到了大漢面前。
  大漢微微一愣,沒料到唐錚速度如此之快,但見他一個學生娃也也敢挑釁他的威嚴,當真是怒不可遏,咆哮道:“小子,找抽老子就成全你。”
  呼!
  一拳揮出,拳頭落空了。大漢還未反應過來,肚子就吃了一拳,翻江倒海,痛徹心扉。
  “你……。”大漢剛想破口大罵,卻又看見碩大的拳頭直奔面門而來,他吃痛慘叫,鼻血橫飛,向后倒去。
  “爺爺,你沒事吧。”唐錚急忙扶起老人,關切地問道。
  老人氣喘吁吁,虛弱地說:“我沒事,小錚,你快走,這人兇神惡煞,不是善茬兒,不好惹。”
  “爺爺,有我在,誰都不能欺負你。”唐錚斬釘截鐵地說。
  “唉,你要好好學習,不能為了我一個老頭子打架,若是讓老師知道了,肯定會被批評的。”老人焦急地說。
  唐錚心頭一痛,任何時候爺爺都把他放在第一位,這讓他對大漢更加憤怒。
  “爺爺,你休息一會兒,我先對付這人。”唐錚轉身冷冷地瞪著大漢。
  大漢已經爬了起來,怒不可遏,道:“臭小子,你簡直就是找死,既然如此,那就讓你知道老子的厲害。”
  唰!
  大漢抽出了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兇相畢露。
  老人嚇了一跳,急忙喊道:“小錚,你快走,我來攔住他。”
  “爺爺,他傷不了我。”唐錚安慰道,然后狠狠地盯著大漢,“你為什么要傷害我爺爺?”
  “草,這里是虎哥的地盤兒,必須征求虎哥的同意才能在這里討生活,你們膽敢挑釁虎哥的威嚴,不弄死你就算是仁慈的了。”大漢氣勢洶洶地吼道。
  “虎哥?”唐錚是乖乖學生,根本沒有聽過虎哥的名頭。
  大漢名叫東子,是虎哥手下的一個馬仔,被派到這里來看管地盤兒,這一帶拾荒的人撿到好東西都必須上交給他。
  虎哥是城北這一帶的大混子,真名叫林虎,手下糾集了一幫馬仔,在常衡市江湖上也是響當當的一號人物。
  原本他是看不上垃圾場這塊地盤的,可前幾天竟然有人從垃圾場刨出了一件古董,賣了上百萬。
  林虎這才重視起這塊地盤,派了一個小弟專門來看場子,拾荒的人撿到東西后都必須上交鑒定,值錢的都會被搶走。
  唐錚的爺爺這段時間一直在生病,并不知道這一個新規矩,今天拖著重病之軀來撿破爛,才發生了這一系列沖突。
  “怎么,怕了吧,告訴你,已經晚了。”東子得意洋洋,以為虎哥的名頭嚇住了唐錚。
  “我管你什么虎哥牛哥,敢傷我爺爺,我都不會讓你們好過。”唐錚已經是修者了,豈會害怕幾個混混。
  東子吃了一驚,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連虎哥的名頭都嚇不住他。
  “哼,小子,你敢這樣說,你死定了,去死吧!”東子沖殺過來,匕首直刺向唐錚胸膛。
  唐錚側身讓過,擒住了對方的手腕,咔嚓,骨頭斷裂,大漢慘叫起來,豆大的汗珠唰的一下冒了出來。
  砰!
  唐錚一腳踢中東子的膝蓋,雙膝一軟,東子直接跪在了地上。
  “以后再敢到這里來,我連你的兩條腿也一樣打斷。”唐錚厲聲說道,“滾!”
  東子敢怒不敢言,痛徹心扉,道:“小子,你知道得罪虎哥的下場嗎?”
  “草,還敢聒噪!”唐錚冷哼一聲,咔嚓,東子的另外一條手臂像麻花一樣扭曲起來。
  “啊,痛死我了,快放開我,我再也不敢了。”東子顯然沒有料到唐錚如此殺伐果斷,撕心裂肺地求饒起來。
  老人像看陌生人一樣盯著唐錚,驚慌失措地勸道:“小錚,快放開他,要出人命了。”
  唐錚松手,東子就像是喪家之犬一樣逃走了,再也不敢有半句豪言壯語。
  “糟了,這下闖大禍了,這種人躲還來不及,怎么能遭惹呢。”老人苦著臉,唉聲嘆氣。
  “爺爺,他們敢來一次,我就打一次。”唐錚安慰道。
  “小錚,他們人多勢眾,都不是好人,你怎么會是他們的對手?況且你是學生,怎么能打架呢?”
  “爺爺,我會武功,他們不是我的對手。”
  “胡說,你會什么武功?”老人板著臉,“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不要狂妄自大。”
  唐錚無可奈何,在爺爺的心目中他始終是一個乖學生,打架這種事是萬萬做不得的。
  “唉,算了,大不了他們下次來,你躲起來,我這老頭子讓他們揍一頓算了,等他們消氣就沒事了。”老人自言自語道。
  唐錚鼻子一酸,捏緊了拳頭,暗暗發誓,若他們真的敢來,一定打斷他們的狗腿。
  爺孫倆回到家,唐錚便開始做飯,這些年爺孫倆相依為命,他練就了一手好廚藝,幾樣簡單的食材也可以做出獨特的美味。
  “小錚,你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要多吃肉。”老人把盤子里的肉絲夾到唐錚碗里叮囑道。
  “我在吃呢,爺爺,你也要吃,這段時間你都瘦了。”
  “呵呵,我這一把老骨頭能活到現在已經很知足了,況且還有小錚你陪著,老天真是待我不薄。”老人臉上洋溢著幸福而滿足的笑容。
  他們倆并不是親爺孫,唐錚是老人在垃圾堆里撿到的,他是一個棄兒。
  老人心地善良,收養了他,取名唐錚,十多年來,相依為命,盡自己最大的能力給予唐錚所需,好在唐錚聰明伶俐,學習成績優秀,是老人家最大的安慰。
  “小錚,爺爺若是不在了,你自己要好好地照顧自己,知道嗎?”老人暗嘆口氣,語重心長地叮囑道。
  唐錚悚然一驚,筷子掉在了桌子底下,直勾勾地看著爺爺,“爺爺,你不要亂想,你會沒事的,明天我們就去醫院把你的病治好。”
  老人咧嘴一笑,露出深深的皺紋,道:“我沒有亂想,我這身體沒事,都是老毛病了。我前幾天才去醫院看過,醫生說休養一下就沒有大礙了。”
  唐錚知道爺爺一直就身體不好,據說是年輕時內臟受了損傷,落下的病根,可具體什么病醫生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前段時間,他舊病復發又去了一趟醫院,醫生開了藥,這幾天看起來要好了一點。
  “小錚,你馬上就快十八歲了,到時候你就是大人了,爺爺知道你從小就懂事,爺爺沒能給你什么,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下去了。”
  唐錚心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爺爺這番話就像是交代遺言一樣,他的病絕對不是想象中那么簡單。
  唐錚正準備細問,屋外卻響起了一個聲音:“唐錚是不是住這里?”
  “老巫婆!”唐錚立刻認出了這個聲音。
  “小錚,有人找你。”老人說道。
  “爺爺,你先吃飯,我出去一會兒。”
  “是你朋友嗎?”
  “是我們班的班主任。”
  “是老師啊,那我要去見見她,小錚你在學校成績這么好多虧了老師的教導與幫助,爺爺還從來沒有當面謝過老師呢。”老人抖擻了精神,激動的快步走了出去。
  唐錚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心中卻泛起了嘀咕,老巫婆來這里做什么?
  他高中快三年了,老巫婆從來沒到他家做過家訪,不過倒是聽說她常去喬飛和方詩詩家做家訪。
  “老師,您好,屋里請。”老人佝僂著身子,和藹地邀請道。
  吳翠紅皺起了眉頭,看著一臉皺紋,頭發花白,衣著寒酸的老人,冷冷地說:“你就是唐錚的爺爺?”
  “對,我就是,多謝老師在學校里對小錚的照顧,免去了他的學費,這對我們家真是天大的恩賜啊。”老人感激涕零地說。
  唐錚走了出來,見爺爺小心翼翼、而吳翠紅趾高氣揚,他心中憋著一股氣,問道:“吳老師,請問你有什么事嗎?”
  “唐錚,我來是通知你幾件事。”
  “老師,有什么事進屋說吧。”老人繼續邀請。
  吳翠轟看了一眼低矮的房屋,撇了撇嘴,難掩鄙夷之色,道:“我就站在這里說,唐錚,明天你就不用去一班上課了,以后你去七班上課。”
  “什么?”唐錚大吃一驚,一班是全校最好的尖子班,七班是墊底的“垃圾班級”,被譽為地獄班級,里面都是一些只會吃喝玩樂的紈绔子弟,兩個班級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老人雖然不清楚其中的細節,但從吳翠紅的口吻與唐錚的反應也看出了一點端倪,臉色一僵,聲音顫抖著問道:“老師,是不是小錚犯錯誤了?”
  第005章 地獄班級
  吳翠紅冷哼一聲,道:“唐錚不努力學習,這半年來學習成績下滑嚴重,數次考試都是全年級倒數第一。”
  “什么,全年級倒數第一?”老人悚然一驚,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珠。
  唐錚心中一痛,他一直隱瞞的事終究被捅破了,老巫婆為什么這么狠?這不啻于在爺爺心口捅刀子。
  吳翠紅根本沒有理會這一對爺孫的心情,自顧自地說:“他不但學習差,人品也有問題,今天竟然偷了班費,這種人沒有開除,學校已經算仁至義盡了。”
  “……偷班費?”老人呆呆地看著吳翠紅,像聽天書一樣。
  “對!”吳翠紅的回答斬釘截鐵,仿佛她親眼所見。
  唐錚的肺都快氣炸了,這就是污蔑,她哪里還有一點為人師表的樣子。
  “我沒有偷!”唐錚大聲反駁。
  吳翠紅戲謔地瞥了他一眼,道:“你當然不會承認了,但不是你還會是誰?哼,你不用狡辯了,看你家這么窮,喬飛同學已經承諾自己把這班費墊上,挽回了班級的損失,你瞧一瞧自己與喬飛的差距。不過以后我們班級少了你這個拖后腿的累贅,將會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閉嘴!”
  “閉嘴!”
  忽然,兩聲大喝異口同聲地響起,這爺孫倆兒都漲紅了臉,尤其是老人被氣的渾身顫抖起來,鼓著眼珠,道:“你血口噴人,我家小錚不會偷錢,我們是窮,但窮人也有骨氣。”
  吳翠紅被這陣仗嚇了一跳,鄙夷地說:“狡辯!”
  唐錚的拳頭捏的咔咔直響,狠狠地瞪著吳翠紅,道:“我說沒偷就是沒偷!”
  “你走,我們家不歡迎你!”老人上前一步,突然大吼道。
  吳翠紅下意識地后退,差點摔倒在地,狼狽不堪,氣急敗壞地說:“果然是沒有禮貌的野蠻人,哼,你以為我還想呆在這里嗎?臟亂差,八抬大轎請我,我都不會再來了。“
  “老巫婆,你記住今天的所作所為,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后悔的。”唐錚咬牙切齒地說。
  “哈哈,讓我后悔,你有那個本事嗎?”吳翠紅嘲諷道,但見爺孫倆面色不善,連忙快步離去。
  老人渾身氣勢一變,就像是泄氣的皮球一樣,精神萎靡下來,默默地看著唐錚。
  唐錚心中沒來由的一慌,連忙解釋道:“爺爺,我真的沒有偷班費。”
  “我知道,我的孫子是什么樣的人我還不清楚嗎?”老人擠出一絲笑容,淡淡地說。
  唐錚松了口氣,倍感溫暖,這世上即便所有人都不相信他,爺爺也會堅定地站在他這一邊。
  “可是你為什么要騙我?”驀地,老人的臉色一沉,“你的成績為什么下滑這么嚴重?”
  “爺爺,我是不想讓你擔心,我前段時間記憶力不好,不過現在已經好了,你看著吧,我高考一定會考到全市第一。”唐錚言之鑿鑿,信心十足。
  老人直勾勾地看著他,半晌才點頭:“我相信你。”他沒有詢問具體的細節,因為他了解孫子絕對不會說大話。
  “小錚,雖然你沒有在一班了,但金子在哪里都會發光,不要氣餒。”老人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唐錚重重點頭,他已經有了打算,距離高考還有三個月,他并不準備馬上爆發恢復往日的榮光,否則若是這一次月考馬上恢復第一,肯定又會被調回一班,他可不想再每天面對老巫婆。
  “其實七班也是不錯的選擇,靜靜地潛伏著,等到高考時再打一場漂亮的翻身仗,狠狠地扇老巫婆一個耳光。”
  月明星稀,萬籟俱靜。
  唐錚盤膝坐在木板床上,運轉通天古卷的功法,暖洋洋的真氣沿著經脈游走。
  呼~
  他長吐一口氣,渾身輕松無比,精力充沛,九大主經脈內的真氣竟然又增加了兩分,等增加十分便是兩寸真氣了。
  “小子,你的九陽圣體和這通天古卷真是太契合了,這短短一日的修煉相當于別人一個月的修煉進度。”天禪子的聲音在唐錚腦海中響起。
  唐錚心中竊喜,修煉比別人快,說明就能夠更快地變強大。
  “但我有一個不好的消息告訴你。”天禪子話鋒一轉,徑直說道。
  “什么消息?”
  “你爺爺生機幾乎耗盡,時日不多了。”
  “你說什么!”唐錚大驚失色,猶如晴空霹靂,心中那個不祥的預感被證實了,讓他的大腦一片空白。
  “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規律,你無須傷懷。”
  “放屁!他是我爺爺,不是你爺爺,你當然不傷心了。”唐錚氣急敗壞地吼道。
  天禪子沉默了,他修煉成百上千年,早已看淡了生老病死,并沒有唐錚這種強烈的感受。
  “爺爺不能死,你不是修者嗎,一定有辦法救他,對不對?”唐錚靈光一閃,迫不及待地問道。
  “我乃是一縷神識,并沒有辦法救他。”
  唐錚心頭一黯,連天禪子都沒有辦法,那豈不是說爺爺真的沒救了。
  天禪子見他沮喪的樣子,話鋒一轉,猶豫地說:“……或許也有一線生機……不過這幾乎不可能,除非出現奇跡。”
  唐錚欣喜萬分,拜托你說話不要這樣大喘氣,會嚇死人的,“有什么辦法?我不怕困難,再多苦,只要能夠救爺爺,我都愿意承受。”
  “有一種丹藥名為續命丹,可延長他十年陽壽。”天禪子高深莫測地說。
  “續命丹?那哪里有這種丹藥?”
  “我沒有,但你可以煉制,只要你達到煉氣三品,并且找到續命丹的藥引天香花,我就可以教授你煉制續命丹的方法。”
  “那我一定會盡快修煉到煉氣三品,在哪里可以找到天香花,我爺爺還可以堅持多久?”
  “你爺爺的身體還可以堅持一個月,所以你必須在這一個月內達到煉氣三品,至于天香花,一般是長在懸崖峭壁之上,這需要你自己去尋找了。”
  “懸崖峭壁。”唐錚心中一動,常衡市郊區有一坐高山名為常衡山,海拔兩千多米,常衡市就因此山而得名,“只有去常衡山試一下運氣了,我一定要找到天香花。”
  “天香花在古代都不多見,更別說現在了,另外你這一個月內必須達到煉氣三品,普通修者從煉氣一品到煉氣三品需要兩年,你只有一個月的時間……”
  “你不是說我一天的修煉相當于別人一個月嗎?那我豈不是二十天就可以相當于別人兩年的修煉,完全可以達到煉氣三品。”唐錚信心十足地說。
  天禪子立刻給他潑了一瓢冷水:“小子,你想的太容易了,若是修煉都這么容易,豈不是天下人都是高手了。你現在只是因為剛開始修煉,所以速度會很快,等過幾天你就會趨于平緩,變成普通人的速度。況且我觀察了一下,這個時代天地靈氣稀薄,比千年前的修煉環境差很多,你要在一個月內達到煉氣三品可不是嘴上說說那么容易。”
  唐錚心中一涼,自己真的是太樂觀了,可即便有困難,為了爺爺的生命,他也必須克服,他咬緊牙關,堅定地說:“為了爺爺,我一定要成功!”
  唐錚卯足了勁,繼續練功,一遍又一遍地運轉通天古卷功法,真氣一點點地壯大。
  天邊漸漸露出了魚肚白,唐錚收功做好早餐,叫爺爺起床吃早餐,然后叮囑他不要再出去做事,才來到了學校。
  雖然他的當務之急是修煉,卻不能不來上課,否則讓爺爺知道后會更加傷心。
  天鵬國際學校大門口,各種豪車絡繹不絕,就像是車展一樣,許多學生從豪車上下來,趾高氣揚地走進校門。
  “唐錚,等等我。”一個動聽的聲音叫住了唐錚,他停下來,轉身看見方詩詩從一輛豪車上下來,背著書包快步朝他走來。
  昨天幾乎全班同學都認為是他偷錢,只有方詩詩一人相信他,他不禁有些感激。
  “唐錚,我們一起走吧。”方詩詩莞爾一笑,吐氣若蘭,吹彈可破的肌膚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唐錚點點頭,兩人一起向校園內走去。
  “唐錚,我聽說你被調到七班去了。”方詩詩黯然說道。
  唐錚嘴角勾起一絲苦笑,道:“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對不起。”
  “這又關你的事,為什么說對不起?”
  “不,校方原本是決定開除你,而我本來是求我爸讓你繼續留在一班的,可后來其他董事反對,所以只能暫時委屈你讓你去七班了。”方詩詩略帶歉意地說。
  唐錚勃然大怒,校方竟然想開除他,這肯定是老巫婆從中興風作浪,幸虧有方詩詩的幫助,否則他真的就可能被逐出校園了。
  方詩詩的父親方崇國乃是天鵬國際學校的董事之一,此事若非他出面干涉,唐錚真的難以繼續留在學校了。
  憤怒之后,他心中又涌起難言的感激之情,灼灼地看著方詩詩,真摯地說:“方詩詩,謝謝你!”
  方詩詩被他熾熱的眼神看的俏臉浮起一抹紅霞,比天邊的朝陽更加誘人,淺淺一笑,道:“我們是同學,不用這么客氣,我相信你的學習成績一定會恢復的。”
  唐錚原本都快對自己失去信心了,沒想到方詩詩還這樣相信他,這是除了爺爺之外第二個人如此相信他,讓他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小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找到擁有足夠強大的純陰之力的女孩子了。”忽然,天禪子的聲音響起。
  唐錚大吃一驚,“她在哪里?”
  “嘿嘿,你小子的運氣真是夠好的,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你旁邊這丫頭是純陰之體,純陰之力異常濃郁。”天禪子怪笑起來,“女人身體由于純陰之力的多寡又分為不同的體制,除去一般的體制外,還有純陰之體、玄陰之體、陰煞之體和九陰圣體。”
  “方詩詩。”唐錚下意識地朝她看去,發現嘴角勾著淡淡的笑容,猶如一朵遺世獨立的蓮花,令人砰然心動。
  “若真的讓她做女朋友,確實是人生一大幸事。”唐錚知道學校里許多人巴不得讓方詩詩做女朋友,但她全部拒絕了。
  “她的家庭那么好,我追得到她嗎?”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青衫文學] 回復數字1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小子,你太妄自菲薄了,你現在可是修者,你看上她是她的榮幸。”天禪子當頭棒喝地教育道,忽然,他尖叫一聲,“怎么回事?你怎么已經在吸收她的純陰之力了?”
  “你一驚一乍地鬼叫什么?”
  “小子,你竟然不用上床也能吸收女人的純陰之力,難道這就是九陽圣體的奧妙嗎?”天禪子大呼小叫道。
  唐錚大喜過望:“你是說我只要待在她身邊就可以吸收純陰之力?”
  這事匪夷所思,但天禪子卻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
  “不對,這肯定不是九陽圣體的作用,否則以前就不會有九陽圣體的人爆體而亡了,這肯定是通天古卷的作用。”
  唐錚不理會是什么的作用,總而言之,他有辦法吸收純陰之力了,而且只要待在女孩子身邊就可以辦到,這比與對方上床要容易千百倍。
  “小子,你別高興的太早,這種吸收速度慢很多,除非你花很多時間與她在一起。”
  “放心,我一定會制造機會多與她待在一起。”唐錚既然找到了辦法,心情好了起來。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高三一班的教室門口。
  “我先進去了,加油喲,唐錚同學!”方詩詩揮了揮拳頭,鼓勵道,然后像一個精靈一樣蹦蹦跳跳地進了教室。
  唐錚點點頭,看著她走了進去,又望著門上高三一班的銘牌,感受著教室里面傳來的無數道譏諷眼神,心中冷笑起來:“你們盡情地嘲諷吧,等高考的時候我要把你們都踩在腳下!”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青衫文學] 回復數字1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喬飛坐在教室里,臉上貼著紗布,隱隱生疼,遠遠地看著唐錚,又看了一眼嬌顏酡紅的方詩詩,眼中閃過陰狠之色。“唐錚,你都被逐出一班了,竟然還可以贏得方詩詩的關注,豈有此理。哼,看來僅僅把你逐出一班還不能達到目的,必須徹底搞臭你。”
  唐錚沒有發現這個陰狠的眼神,他昂首闊步,就像是一個戰士大步朝七班走去。
  地獄班級高三七班在走廊的盡頭,教室里靜悄悄的,坐滿了人。
  唐錚心中閃過一絲詫異,以前經過七班的時候都是鬧哄哄像菜市場,可從來沒有這樣安靜過,不過他沒有在意,徑直走了進去。
  嘩!
  忽然,頭頂響起了一個奇怪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