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玩了新娘玩伴娘
玩了新娘玩伴娘

玩了新娘玩伴娘

今年五一終于和相戀多年的女友訂婚了,我女友是我高中的校花,第一次見面我便被她的漂亮臉蛋和魔鬼的身材所吸引,于是不顧中學不準談戀愛的規定,展開了瘋狂的追求,最后終于抱得了美人歸。今天她的伴娘叫小非,是她高中的同班。同性相斥的現象明顯沒有在她們之間發生,做為兩大校花之一的她,有著完全不輸于我老婆的身體和氣質。如果說我老婆的氣質像那種靚氣逼人的都市白領的形象,充滿了簡潔、干練,35D-24-34 的魔鬼身材無疑是所有男士門夢寐以求的對象,外面像個高不可攀的冰山美人,在床上就像個蕩婦;而小非則是一種鄰家女孩的氣質,漂亮的臉蛋加上那種純潔無辜的眼神,不知道有多少人對她苦苦追求,而我老婆經常幫她擋駕,將一群狂風浪蝶拒之門外。

  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她們之間的關系才這么要好吧。

  經過一天的折騰,終于將那些所謂狐朋狗友都送走了,我已經醉了7 分了,我老婆和小非也喝的不少。因為喝的太多了,所以我老婆和小非決定先在訂婚的酒店里先休息幾個小時,等我好點了再回家(我們有在酒店定了個房間給小非晚上住)。因為我們定的是套房,本來我老婆想我們就在客廳休息,臥室給小非睡,可小非怎么也不答應,說是我們新婚,臥室應該先給我們休息。我老婆陪著我在臥室休息一會后,我感覺開始好點了。看著老婆那誘人的身材,我的手忍不住開始在老婆的身上不停的游走。不一會老婆就已經嬌喘連連了,我知道我老婆已經開始動情了,于是就一把拉過她的身體,開始脫她的衣服。「不要在這里啊老公,晚上回去再給你,小非還在外面呢。」

  「她酒喝的不少今天,現在應該已經睡了,老婆……我們繼續,你別叫出來就行了。」我哪里還管的了那么多,看著面紅耳赤的老婆,飛快的脫光自己的衣服和她的衣服。隔著胸罩和內褲摸了一會,然后把她的胸罩往上一推,35D 的豪乳擺脫了束縛,像對快樂的精靈,不停的上下抖動。

  這時我老婆已經眼神迷離了,那雙迷人的眼睛水汪汪的望著我。我心中一動,伸手按住她的頭往我的下身壓去,我見她有點抗拒,于是慢慢加大力量,同時用語言安慰她:「乖,老婆,老公要你用嘴……」老婆看著我的眼睛,我用堅決的眼神回應她,慢慢的她開始屈服……,張開她的小嘴,含羞帶拒的用嘴唇輕碰我的龜頭,又似受驚般的一觸即開。過了好久之后才緩慢而又堅決的張開小嘴,含著我的龜頭輕輕的含著,猶如含著世間最寶貴的珍寶。我舒服的閉著眼睛,享受著這充滿情誼的嬌妻的服務,我不由的按住她的頭,加深我的JJ在她嘴里的深度,另一只手褻玩著她的奶子,深情而又充滿激情……

  大概過了五分鐘,我享受著老婆生硬而又另我激情澎湃的JJ,我慢慢的在不影響她的動作的前提下轉換了下位置,把我的臉也對準她的下體,做了個標準的69式動作。我買力的吸吮著老婆的下體盈溢而出的甘甜美露,不一會我便感覺到精關打開。

  「老婆,我要射了……」我怕我的精液射到老婆的嘴里,于是出聲提醒,誰知老婆還是充耳不聞,于是我也加大了吸吮的力度。

  「啊……」我射到了老婆的嘴里,然后翻身坐了起來,看到老婆被我嗆到的樣子,我關心而又愧疚:「老婆……沒怎么樣吧……」誰知老婆平穩下來然后充滿誘惑的伸出舌頭,把溢出的一些精液添了個干凈,然后風情萬種的說:「老公,我要你干我……」然后用舌頭幫我清理了JJ,用嘴把我剛射精的JJ含在嘴里,用舌頭輕輕的調弄:「老公,人家……人家要把你的下面弄大起來……」一下我的JJ就膨脹起來,我按著老婆的身體用我的龜頭在她的陰唇口輕輕的碰著,她又不甘心的把下體向著我的JJ移動,想我更深入的干她,于是我就發揮毛主席老人家「敵進我退」的方針,不給她正面插入的機會。

  「老公……你個大壞蛋……快點插我啊……」

  「插你什么啊,小騷貨。」看著她的樣子我就忍不住的挑逗她,或許是因為我潛意識里也想把這平時猶如仙子般美麗的尤物在我跨下屈服的樣子吧。

  「插。人家。的下面嘛……」

  「下面什么啊,你不說我又怎么知道呢?」

  「大壞蛋,快插我的逼啊……狠狠的干我……快啊。」老婆的身體夸張的扭動著,然后用極具誘惑的眼神看著我。

  看到老婆的樣子,我伸手抓住她的小蠻腰,用力的狠狠的干著那溫潤而又緊逼的小穴。

  「干死你這個騷貨,浪穴還蠻緊的嘛。」粗魯的語言加上深度的動作,讓我和老婆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來……再……再……用力點……干人家的小浪穴……我……就是你一個人騷貨。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聽到這么極具鼓勵性的話語,加上這么美妙而又漂亮的老婆,我狠狠的干了老婆40多分鐘,換了所有我所知道的姿勢,把我老婆干的高潮迭起,事后便葷葷沉沉的睡去……

  看著老婆帶著滿足的笑容睡去,剛想上床睡覺,突然聽到外面傳來輕微的呻吟聲。我看到門未完全關上,可能是之前喝了點酒,又開始了激情的作愛,沒有注意到。我心中一動,難道……

  我輕手輕腳的走到門邊,看到小非只穿條內褲跪在沙發上,胸罩已經完全脫落了,從這里看去好象有一只手伸進內褲里面揉弄著小穴,一只手正在大力的捏著奶子。嘴里還輕聲的叫著:「偉哥……來干小非啊……小非已經受不了了…… 啊……小非的逼好癢啊……」看到門前地上的一堆濕跡,剛做過小弟弟已經橫眉怒目了。心中一熱,就光著身子快步上前,來到小非的背后。伸手抓住她那34的奶子,下體緊貼她的臀部。

  「啊……偉哥……不要啊……別這樣……」小非突然受驚,劇烈的掙扎起來,但是也沒有大聲的呼叫,怕是驚醒我的老婆吧。

  「小非,偉哥見你這么難受,所以來幫幫你啊。你剛才還不是叫我來干你的嗎?怎么現在你的逼不癢了嗎?」說著我故意用我的JJ用力的隔著內褲頂著她的小穴。

  嚯的一下,小非的臉紅的像猴子的屁股似的,「啊?……你……我。沒有。

  那是亂說的啊……」

  我用JJ輕磨著她的小穴,一會她的內褲就已經濕透了,我玩弄著她的奶子。

  「看來你下面的那張嘴比上面的要誠實啊。」

  「啊。不。要這樣啊,嘵嘵(我老婆的名字)會知道的啊。」「放心好了,我剛把嘵嘵喂飽,剛才她被我干的都暈死過去,你沒看到嗎?

  想不想我也用大雞吧把你干暈過去啊。「我用雞吧不斷的挑逗著小非的下體,手也大力的捏著她的奶子。

  「啊……我。沒有看到啊。」

  我用手伸進她的內褲玩弄著小非的屁股,同時把幾吧也塞進去,在她的臀溝間來回抽查「那門邊那塊濕濕的是什么東西啊。竟敢偷看我們做愛,看我怎么懲罰你,我要懲罰你的騷穴,要好好的鞭打她。」我戲謔的說著。

  小非之前的手淫還未高潮便被我打斷,加上我的不斷挑逗和直白的語言,早就欲火焚身了,小穴放浪成災了。

  「啊……不管了,偉哥哥……來懲罰小非的浪穴吧。」「不要叫偉哥哥,叫老公,大雞吧老公。」我脫下她的內褲,用龜頭在她的騷逼門口進進出出,就是不深入。

  「大雞吧……老公,快來。干。我啊。」小非已經完全放棄自我,沉醉在想追求高潮的快感中了。

  「你是誰啊……說自己是騷貨、浪逼。」我一下加深進入的深度,然后又在門口進出,讓她嘗試到了一下到頂的感覺。

  「啊……我是騷貨……浪逼……大雞吧老公……快來干騷貨的浪穴啊。」「以后還讓我讓我干啊。」雖然老婆夠漂亮,但是偶爾再干一下和老婆不相上下的美女朋友,感覺還是非常棒的,當然能雙飛是最好了,這是我最大的理想了。

  「啊……恩……以后小非隨便你干。老公快來干我啊。浪穴受不了了。干……騷貨啊……」

  看到小非屈服的樣子,我知道還要努力,這次要一次性把她收服,不然以后肯定會反悔的。我采用九淺一深的方式干了十來分鐘,然后慢慢的抱著已經迷失的小非在客廳里邊干邊走,隨著走動的動作,小弟弟深深的頂在小非的花心(建議廣大狼友要加強鍛煉啊,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啊,嘿)。在她不注意的時候,我把她抱進了臥室,放在我老婆旁邊,讓她狗趴式跪在床上。小非有點驚慌失措,「老公,不要啊。被嘵嘵發現的話就完了。」

  「不用怕,你別叫出來就行了,你們以前是好姐妹,現在是床上的好姐妹不好嗎?以后我會讓她也慢慢的接受你的,到時我們三個人就在一起了。」小非隨著我的動作又開始沉迷了,我狠狠的干著小非,之后又叫她幫我吹硬在她的嘴里干了一炮,然后又叫她幫我乳交了一次,那時她已經完全昏迷了。我知道從現在開始小非已經完全的接受我了,什么時候找個機會幫我老婆和小非的屁眼也給開苞了,還是先把我老婆也接受小非的事情先搞定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