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魔法女王安娜
魔法女王安娜

魔法女王安娜

瑞爾魔法王國的女王安娜,向來以無雙的魔法威震天下,乃是赫赫有名的魔法女王。安娜女王三大成名絕技「豪華大裂解」、「女王的懲罰」、「女王的救贖」之下,沒有人哪怕是逃脫被俘的命運。而且安娜女王深諳權術,精于馭下,前代女王留下的大臣們也紛紛被她收服,淪為她的女奴。而那些膽敢與女王為敵的,更是被她逐漸擊敗,紛紛淪為俘虜。(瑞爾世界的傳統是不刻意屠戮生靈,戰勝者為王,戰敗者淪為俘虜、囚犯、奴隸不一而足,全看勝者心情)。魔法女王這個正統稱號,現在變為女王的「獨稱」,女王之下,別無魔法,只余奴隸。
  注:女王的三大魔法解釋如下:

  豪華大裂解:古老的大裂解術由于一旦成功,對方就被裂解為齏粉,而且成功率不高,不符合瑞爾世界的觀念,逐漸失傳。而安娜女王機緣巧合之下得到裂解術這個魔法,經過改良,成功率大大提升。一旦使出豪華大裂解,對方的所有的魔法物品全部損壞,同時在一段時間內隔斷對方與世界魔力的溝通,這在瑞爾世界這個充滿魔法的世界幾乎無敵。

  女王的懲罰:一般在安娜女王釋放出豪華大裂解成功后使用。稱對方暫時無力使用魔法,女王釋放出不可規避的懲罰:讓對方的魔力燃燒至基礎值,同時利用魔法燃燒釋放的能量將對方的各個重要部位拘束住。對手的眼睛暫時失明,耳朵暫時被震動到無法聽到聲音,聲帶被壓抑,無法吟唱咒語。雙手被能量包裹,無法使用手勢引導魔法,大臂、小臂被迫貼合,腳上同樣被能量干擾,無法站立,而且雙腿被迫折疊,整個人倒下來,在魔法能量的作用下被迫變成美人犬。而且對手魔法燃燒的速度直接影響她所受到的痛苦程度,曾經有一位讓女王震怒的女大公曾被這一招打的涕淚俱下,下體失禁,丟進尊嚴,再也沒臉擔任大公爵位,被女王帶回宮中調教為終身女犬。(女王并非將所有對手擊敗后都剝奪對方權利,一般只是將對方收為奴隸,確立主奴關系,仍然委以重用,女大公也算是撞在槍口上。不過安娜女王的調教水品與她的魔法水品同樣有名,甚至有女魔法師刻意挑釁以求被女王收為終身奴隸。考慮到這一點,女大公失去了權利卻得到了調教,也不能完全說是損失。)

  女王的救贖:安娜女王終極魔法,這個魔法專門針對強大的魔法師。眾所周知,魔法是通過在冥想過程中通過調整自己的認知并且構建模型獲取的,女王的魔法一旦使出,直接在對方的魔法模型上刻下不可消除的烙印,并且在對方的認知中留下強大、不可冒犯的主人形象。從魔法上,對方從此只能按照女王的允許釋放魔法,而且能量的大小全由女王一念決定,;從心神上,由于這個魔法直接作用在魔法師對世界的認知中,所以對方無論何等強大,也會乖乖俯首,心甘情愿的成為女王的奴隸,從其喜怒哀樂全部只能取決于魔法女王的恩賜,至于想要獲取高潮快感更是全憑女王的獎賞,別無他法。而且成為的奴隸還是終身性奴隸,不可能背叛。哪怕是受到控制術讓她與女王為敵,她也只會因為認知紊亂而降低智商成為母狗或母馬,而無法對女王出手。而且法力越強,與世界的溝通越深的女魔法師收的影響越大。

  此刻,擊敗與自己齊名、號稱「北地之王」的貝拉女王的安娜正在宮中聽取她的屬下們的工作匯報。安娜女王懶洋洋的坐在她的豪華人形椅上,享受著女仆的按摩,足下是以前的女大公、現在的母狗菲兒正在親密的舔著女王的高跟鞋,旁邊回報問題的是名為王國宰相,實為女王胯下愛奴的拉瑞斯。

  由于不是在百姓前面向女王匯報,而是在宮中,所以拉瑞斯恢復了女奴的身份。此時的拉瑞斯脖子上戴著刻著女王名字的項圈,項圈下面則刻著「終生的、低賤的、性的、政務的女奴」字樣,后面是她的名字。這代表者她是女王終生的奴隸,不能被赦免,同時也是低賤的,需要為女王進行性服務和政務上的服務。
  盡管這與她高貴的身份完全不相符,但拉瑞斯甘之如飴。這是一個項圈而已。
  拉瑞斯那豐滿的一雙乳房,在乳根被兩個環緊緊箍住,乳頭同樣被箍住,當然刻有女王名字的乳環也是必不可少的,兩個乳環之間用乳鏈鎖住,女王的左手正沒事,就順手把玩,這讓她的匯報變得艱難。至于下體,則被一個調教貞操帶鎖的緊緊地,全身唯一的布料就是雙腿上的一雙肉色絲襪,如果不考慮那雙變態的高跟鞋的話倒是能舒服一點。當然了,手腳上都用鎖鏈鎖起來,以方便女王的需求。

  「女王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去王陵了,按照慣例,女王應該至少三個月去一次的」拉瑞斯這樣向她的女主人建議道,「王陵嗎?」女王心有所動,下手重了一點,拉瑞斯不免痛苦哀嚎了一聲。「完了!」拉瑞斯熟知自己主人的惡趣味,不由哀嘆,果然,女王威嚴的聲音響起「拉瑞斯,作為宰相女奴,你居然在工作時分心,實在該罰,帶她下去」。兩個穿著和拉瑞斯差不多的女奴將拉瑞斯帶下去,讓她去享受她那痛并快樂的處罰去了。

  回過神來的女王突然覺得腳部有些異動,低頭一看,原來是女犬菲兒乘著女主人不注意,偷偷用嘴叼下女主人的高跟鞋,正在用舌頭親密的舔舐女王穿著絲襪的腳尖。這位昔日強大的女大公、現在的母狗一點沒有作為大公的尊嚴,她的頭上戴著母狗頭套,整個頭套只有5個孔。

  兩只眼睛能夠被人看到,因為女王喜歡她的雙眼,少見的藍色讓人印象深刻,不過也就是擺設,自從女王將她訓成母狗之后,她的雙眼就做了處理,只能看到很近的地方,不過今天這種場合,分清楚鞋子和襪子還是可以的,這才讓她鉆了空子。鼻子處有兩個小孔,那是給她呼吸用的,當然加了限制,呼吸不會很痛快,不過做了這么久的母狗,她也習慣了。

  呼吸痛苦不要緊,像現在這樣偷偷的嘗嘗女王的絲足才是享受。她的口中戴著口環,小口被迫張大,只有舌頭可以露出。她的氣管做了處理,與口腔不連通,無法使用嘴呼吸,以便舌頭可以不受拘束的給女主人做深度按摩,這也是為何要給她開鼻子處呼吸孔的原因。至于耳朵,早早就被封起來,只在里面加了點東西可以讓女王單獨和她說話。至于其它部位,她全身上下都被一件皮質緊身衣拘束的緊緊地,完全貼合,只露出穿環的雙乳吊在外面,以方便女主玩弄。雙手戴著束縛手套,只能握著。

  不過即使不帶手套他也沒法使用,她的小臂和大臂被拘束在一起,除了用一個皮質套筒套起來外,還用皮帶牢牢鎖住,無法解開。皮質套筒在手肘處有厚厚的一層乳膠,一面她長期在地上爬傷到自己。同樣的雙腳、雙腿做了類似的處理,讓她只能用手肘、膝蓋在地上爬。這是來自他自己的誓言「終生性奴隸、母狗菲兒發誓,自此成為主人的寵物,將身體和靈魂奉獻給主人,從此手不得握,腳不得行,只用膝蓋和手肘在主人的鞋邊爬行,并且從此只要主人不愿意見的身體部位都牢牢束縛起來,只用眼睛、嘴侍奉主人。」還是安娜女王考慮菲兒成為母狗后魔力消退,無法使用身體呼吸,增加了鼻孔的開口,不然菲兒就被自己的誓言給憋死了。

  當然,女主人多了個沒事用絲足夾住母狗鼻子的游戲。至于母狗菲兒的下體,當然也沒有放過,一條金屬貞操帶正在威嚴的站崗,堪稱忠誠的模范,不過它效忠的對象不是自己身體的主人,而是它主人的主人就是了。貞操帶中,母狗下體的三個孔沒有一個被放過,陰道尿道被裝上了尿道塞兼震動器,陰道是調教振動棒,肛門中是一個肛塞兼振動棒,肛塞外部就是她的尾巴。這三個關卡的機關一起接出來,合在尾巴中,只有女主人按照一定的操作方法才能讓母狗享受快樂,至于她自己或者別人碰到尾巴,快樂是沒有,懲罰絕對不輕。

  這只忠犬,剛剛乘著主人聽取匯報時偷偷的用舌頭將高跟鞋從主人的絲足上推開,對于只能使用舌頭的她來說這并不輕松,不能太輕,不然沒辦法脫下高跟鞋;也不能太重,否則會被主人發現責罰,其實事實上每次都會被發現就是了。
  只是作為一條快樂與否不在自己而在主人的母狗,她將舔舐主人的腳作為享受,雖然隔著絲襪,但絲襪的特殊口感也讓她如癡如醉。也算是久經考驗,經過多次練習,母狗成功的在女主人沒有注意的條件下享受到自己的報酬,只是由于享受時沖動,這才讓女主發現,而她現在還懵然不知。女主人也不打算重罰她,只是捏住她的尾巴,只是捏的地方略有不對,于是母狗突然發現體內的三個東西讓她飄飄欲仙,只是還沒有到高潮便被突如其來的電擊打的哀嚎幾聲。

  女王剛才對母狗的玩弄改變了自己的坐姿,使得自己的下體稍稍向前運動了一點。下面的椅子突然伸出一條舌頭,向自己主人的下體舔去,她的動作非常到位,這讓女主很舒適,換了個更容易操作的姿勢。下面的舌頭受到這個激勵,更是添得起勁。女王忍不住調笑了一把「堂堂的北地之王貝拉,女巫中的先知也會如此愛好舔陰嗎?」原來女王下身所坐著的不是什么椅子,根本就是拿她剛剛打敗的對手做座椅。

  這位此前與安娜齊名的魔法師在與安娜一場大戰后,被安娜女王抓住機會連接著放了「豪華大裂解」、「女王的懲罰」、「女王的救贖」,變成了女王最忠實的奴隸。考慮到自己以前與主人齊名,這是大大的不敬,于是心甘情愿的成為主人的座椅,并接受了座椅和舔陰的調教。不愧是大魔法師,學習的非常快,現在的她甚至能讓主人愿意坐下來接受服務,這可是拉瑞斯和菲兒等女奴想做而沒有做到的,此前拉瑞斯心生嫉妒,借著自己的職權將自己做成椅子,準備取代貝拉,結果舔陰功力不足,被發現事情的女王好好懲罰了一番,這才老實下來。
  貝拉不僅舔陰功力好,而且心思機敏,為了能讓主人留戀自己,她設計了這張椅子:她整個人被一件緊身衣牢牢禁錮住,整個人成一個大角度的L型,用被皮衣僅僅裹住的柔軟的小腹和乳房給女主人充當肉墊,用被皮衣覆蓋住的、肌肉緊繃的腿部給女主做靠背,手臂也沒有閑著,彎曲過來給主人當扶手。在設計這款椅子的時候還出了一些小插曲:為了怕自己直接當肉墊躺在椅子上后因為自己太過舒適而忽視了給主人的服務,貝拉直接將自己的皮衣中嵌入幾個棍子作為支撐,可是這樣一來未免造型太差,于是貝拉就在自己已經很緊的拘束衣外面又套了一層,這樣一來她自己就被約束的動彈不得;第二件事是因為貝拉作為安娜女王的椅子,為了避免女王被硌著,她就不能佩戴金屬貞操帶,而這與宮規不符,于是安娜就命人將一個菊勾卡入貝拉的后門中,并且與頭發連接起來,這

 樣還增加了椅子的承重能力;第三是貝拉在設計椅子時為了讓自己能夠合格
  的為女主服務,給自己施加了「熊之耐力」、「痛苦忍受」、「變形術」等法術,作為與安娜齊名的大法師,雖然被安娜施加了「女王的救贖」,但釋放不違抗女王的法術還是能做到的,為此安娜大為震驚,考慮到奴隸不能自行施法,于是她先是控制了貝拉的施法能力,讓她再沒有自行施法的能力,后來又在貝拉身上施加了「永久變形」的法術,不出意外的話,貝拉以后就要給安娜做一輩子的椅子了。考慮到她在成為奴隸時曾發誓「以主人下體的液體為食」,倒也算是應誓,不算安娜刻薄。而貝拉現在的表現,顯然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與女奴們的玩耍結束后,安娜想到拉瑞斯提到的探視王陵,決定去王陵一趟。心隨意動,安娜已經身到王陵前。王陵外觀與宮殿沒有不同,只不過它的核心部分是建在地下,所以被稱為陵。和一般人想的陵寢不同,瑞爾魔法王國的王陵并非埋葬先人所用。而是歷代女王,在經歷長時間的執政后,覺得無聊,于是主動退位,同時為了避免有人亂政,便自愿成為女太子的女奴。女太子登基后,不好真的將親生母親當成奴隸調教,于是將母親好一番拘束,然后鎖在王陵中的囚牢中,沒有女王的允許,前女王能耐再大,也只能乖乖待在囚室之中無法掙脫。
  一般來說,在位的女王每三個月要前往探視歷代先王,鑒于先王們都被拘束的牢牢地,而且沒有外人,女王們可以隨意玩弄。其中歷代女王中以第八代女王尤拉最為勤快,每個月探望四次,每次眾位先王都是被弄到筋疲力竭才會被放過。
  當然,作為代價,第九代女王對自己的母親尤拉進行最最結實的捆綁拘束,算是給眾位先王報仇。

  女王走進王陵內,所有的守衛、奴隸、沒有被緊密拘束的奴隸,都以最恭敬的姿勢跪下,向主人表示恭順。安娜抬抬手,讓她們各自去干正事,只留下幾個親隨在旁邊侍候。別看都是奴隸,奴隸也是有等級的,里面有諸位先王的臣子,在先王退位時自愿被煉制成魔法守衛,她們的地位就要高些,另外的就是俘虜,例如安娜擊敗貝拉,就將貝拉的舊部俘虜過來,變成守陵奴隸,她們的地位在臣子奴隸之下。

  所有的奴隸裝束都是一樣,身上穿著宮廷女奴裝,一個金屬項圈將她們的脖子緊緊鎖住,然后是貞操乳罩和貞操帶鎖住奴隸的性器官,不讓她們有高潮機會。
  而且貞操帶在下體三個孔處沒有可以讓她們高潮的用具,只有幾個小突起封住她們的幾個空洞,并用魔法鎖死,這樣她們就不會流出液體弄臟地面。

  手腳上則鎖著厚重的鎖鏈,防止她們逃跑,不過但凡進來后成為奴隸的一般不會逃跑,所以只能算是一個身份的象征。腿上則是一條長靴,蓋過大腿,靴子的高跟普遍在14cm以上。靴子里面能看到她們大腿上的近乎透明的灰色絲襪,不過靴子的上頭與貞操帶連著,她們不能解下來。手臂上也是戴著一雙皮質手套,手套的末端一直延伸到肩膀,并鎖在項圈上。她們的頭上則統一帶上頭套,頭套上漏出眼睛、嘴巴,鼻子處有一個小氣孔。其余就沒有了。頭套是金屬的,一次成型。奴隸在入王陵時帶上金屬頭套,從此終身佩戴。

  為了區別身份,臣子們轉化的奴隸的頭套上根據他們的臉會產生一張面孔,以方便主人召喚,而其他的就沒有面孔。金屬頭套的下部與項圈合上,并且焊死,成為永久性奴隸用具。奴隸的嘴上根據需要佩戴口球、馬嚼子、口環等各種拘束用具。不過同樣為了不弄臟地面,女奴們需要在嘴里塞上一雙自己主人的絲襪,用魔法進行膨化,塞滿整個嘴位置。說到這里,不得不提一下,由于安娜喜歡養美女犬加上俘虜又多,所以她每天需要換多雙絲襪——每個守陵女奴嘴里必須有主人的絲襪,不允許用別人的替代,這是女王的專有權利。為此,安娜的女奴中有很多就是每天忙著給她制造絲襪。

  王陵奴隸中有個特殊的奴隸忒爾,可以享有高潮的用具。她的貞操帶和乳罩中有可以讓她高潮的工具,當然也需要女王來許可,她自己是不能讓自己高潮的,畢竟她是奴隸。她是第一代女王的奴隸,女王很寵她,在退位時看到心愛的臣子自愿陪伴自己時心生不忍,就給了她佩戴這些用具。不過后來的奴隸們就不準這么做,這是第二代女王規定的,為此她還給第一代女王定罪,在自己退位時將第一代女王拉到自己的囚室中,安置在自己的下身處用來給自己解悶,第一代女王自知理虧,乖乖聽話。忒爾因此對王室感恩戴德,后面的奴隸都是她一手訓練的,也都很忠誠。忒爾在別的奴隸起身后也起身,這是對王的尊重,但隨即又跪下,仔仔細細的用嘴將女王剛才踩過的地方一一親吻。然后才聽話給女王帶路。
  忘了說明,女奴們雖然嘴被拘束著,但是作為魔法處理過的生命,她們可以直接用聲帶發聲。

  忒爾在一旁恭順的引導女王安娜前進,低眉順眼絕不逾越,直到安娜問了一句「這里怎么多了到墻?」,忒爾馬上跪下來,向女王稟報「由于近來的女奴多了很多,調教不過來,為了防止她們鬧事,就先將未曾訓練的女奴穿上乳膠衣,筑城一道墻,這道墻透氣,不怕憋死她們,將她們的頭和身體都都在墻內,僅漏出臀部和乳房漏在墻的兩邊,很多女奴調教新人累了就靠著歇息,也算是解乏。」
  安娜一看果然如此,就懶得過問,只是隨手選中一個乳房捏了一下,發現乳膠手感和皮衣別有不同,就考慮著出去后也找幾個奴隸穿上乳膠衣,滿足自己的手感需求。

  不過,女王今天來的目的不是欺負女奴,也不急者探視先王,她有一個人要先去看看。于是她擺擺手,讓忒爾退下。然后心隨意轉,來到目的地。

  瑞爾魔法王國的女王,此刻降臨到王陵地宮的地步,她來這里是為了來看看一個被她囚禁拘束于此的俘虜。站在囚室的門口,魔法金屬構建的大門之上清晰的映照出女王精致的五官,而一身奢華而合體的女王裝束,更是在顯露出她傲人的身材之余平添威嚴。女王輕拂法杖,那無人能破的大門頓時打開,顯露出里面的囚犯的身影來。

  只見女囚最外面罩著一件似是阿拉伯式婦女式的外衣。周身魔力鎖鏈環繞,兩條鎖鏈從脖子處引出,兩條鎖鏈從手臂處引出,兩條鎖鏈從腰部引出,腳踝處引出四條鎖鏈,鎖在地上的環上,將腳踝固定住,讓她無法移動腳。同時在下陰處引出一前一后引出兩條鎖鏈,看起來只要前后移動一點,帶動的某些部位就能讓被囚禁者痛不欲生,這些鎖鏈將她牢牢固定,無法有絲毫的移動。這件紅色外衣看起來非常厚,從外觀上僅僅只能大約看出里面是一個女子的輪廓。整件衣服看起來非金非玉,卻又華貴異常,而且上面布滿金色花紋。正對胸前的,似乎一左一右各有兩條東方古國的圖騰巨龍的的紋理,正中一顆龍珠,龍珠所對的位置略微凸起,不愧是「雙龍戲珠」。雙乳之下,則是一個巨型的蝴蝶圖像,蝶翼上托雙乳,在腰部逐漸往里收,再從大腿往兩側逐漸延伸開來。奇的是這整個紋理分明是一只巨蝶,偏偏在肚臍處刻畫出一個小小的太陽的形象,莫非內藏玄機?
  至于背后則是一只浴火重生的鳳凰圖案,鳳凰刻畫的惟妙惟肖:鳳凰沐火涅盤,雙翅分張,翅膀尖上的翎羽從雙肩處順勢畫下,一直延伸至這個女人的小臂附近為止,鳳凰的頭、身則是在背上按比例一一描繪,而尾翎則在腰間蜿蜒曲折,一直延伸到小腿上。在女子的兩瓣豐滿的玉臀上,熊熊火焰勢要燃盡這只鳳凰,此畫完全按照外衣包圍出的輪廓縮小按比例畫出,與被囚禁的女人的身體輪廓相得益彰,只是一點不足,雙爪巨大,似是要牢牢擒住那兩瓣玉臀。這些圖形隔一段時間泛出深藍色或者白色光芒。這件衣服在其它臉頰、耳后、手背、腳背等位置還各有花紋。紋理不一而論,整體卻遵從被囚禁女子的身形勾勒出來,引人遐想。若是此地有男性出現,想必依然心神動搖。然后此處只有一位高傲的女王。
  女王并沒有陷入這些景象太久,看了看后,手中魔杖輕搖,櫻口吟唱咒語,頓時被囚禁女子的外衣綻放出紅光,并逐漸退縮向女子身體里退卻,至此才看到被囚者的全貌。這個女人的面容、身形竟然與女王極為相似,同樣是世上少有的美女,而她的身體上則被畫上了種種圖案,這分明是剛才外衣上的紋理。原來剛才的外衣并非是一件凡物織成,而是這女囚的身上的紋理內中的魔法所化,平時像一件阿拉伯后宮婦女出行時穿的外套,隔絕女囚與外界魔力的解除,讓她無法調動魔法,一身滔天修為卻不能調動空間中的魔力半分,只有在得到解除咒語才能消去。這套紋理就是赫赫有名的「阿拉伯后宮禁魔裝」,是由東部的沙漠帝國的酋長們專門用來對付被捕獲后賣給他們的女性魔法師,紋理有一定要求,而圖形不限。這東西最初是源于另一個時空中一群名為「紅袍塞爾」的法師們使用在自己身上用來增強魔法的,后來不知道怎么變成了禁魔的魔法。這些看似刺青的圖案完全依照女囚的玲瓏曲線畫出,不但不顯得難看,反而讓女子全身多了一種妖異之美。

  這樣的絕世美女,此刻卻被牢牢禁錮。頭上戴著一個頭套,將眼睛遮住,耳朵里塞入了耳塞,不解開的話她是無法聽到聲音的,鼻子里同樣塞入了限制呼吸的鼻塞,口中自不必說,一個口罩讓這位絕世美女無法發出任何聲音,而且她那與女王相似的臉上,臉頰卻大一點點,內中別有乾坤:一個舌頭套將她的舌頭套住,一直延伸到喉嚨部位。而且舌頭套上引出幾根發光的纖細的鎖鏈,分別于喉嚨、臉頰上下左右、牙齒等位置的細環固定住,真不知道這些位置的細環是怎么打上去的。舌頭套之下,可以看出女子的舌頭上被鑲嵌了幾個金色發光的珠子,中間一顆較大,周邊幾顆以圓形排列在周圍。這些珠子被舌頭套緊緊壓在舌頭上,難以接觸。牙齒上則帶著軟套,防止女囚咬牙自盡。但從那舌頭套上的細小鎖鏈所固定的位置都是人體柔軟的部位來看,牙齒真的很難起到作用。至于空隙也沒有放過,拿女王的絲襪填的滿滿的。

  女囚的脖子上套著一個泛出金屬光芒的項圈,這個項圈從外表上看不出在哪里鎖住的,項圈外表上刻畫著繁雜的圖案,項圈前后左右各有幾個環,環上引出的鎖鏈與其它禁錮用具相連:先從前面的環上引出三條鎖鏈,連接到將女囚的雙乳封鎖住的貞操乳罩上,乳罩完全貼合雙乳,連乳珠也完全貼合,像是給雙乳上覆蓋上一層半透明金屬,兩顆乳珠看起來也沒有被放過,從根部用一個小環完全卡住,從小環上生出四股金屬編織的鎖鏈,與乳孔中長出的一朵金屬玫瑰相連,將乳珠牢牢鎖住。而且看起來那朵玫瑰是直接從乳孔中引出,不知道乳珠內部遭到了怎樣的處理,想來并不好受。一條細小的鎖鏈將兩朵玫瑰的花蕊鎖住,并且與項圈上引出的一根同樣粗細的鎖鏈連在一起。

  貞操乳罩兩側通過兩條鎖鏈連著一條束腰帶,將女囚的腰部緊緊收住,但看起來并沒有刻意收緊,僅僅是貼合。束腰帶很寬,將整個腰部包裹的嚴嚴實實,僅在幾個特定位置流出了幾個用于鎖鏈固定用的環,但偏偏露出了肚臍周邊的一些肌膚。女囚的肚臍上看不到肚臍孔,而是一個發光的珠子,肚臍周邊的肌膚上則也按照圓形鑲嵌了幾顆珠子。這些珠子的質地、樣式與鑲嵌在女子舌頭上的珠子樣式接近,只是尺寸大些。這些是禁錮女囚用的紋理的魔法驅動核心,它們通過抽取女囚身上產生的魔力來維持整個魔法,當女囚身上的魔法值達到一定程度時,便開始抽取并加固這件「阿拉伯后宮禁魔裝」并發出金色光芒,而抽取到了一定值時則轉化為白色,以便保留女囚的魔法基礎,不讓她徹底廢掉。

  束腰之下則是貞操帶,貞操帶牢牢將女囚的下體禁錮住。貞操帶上方通過前后左右兩側的鎖鏈與束腰連成一體,貞操帶在靠近下方的部位則引出兩條鎖鏈,與大腿上的環鎖住,而后面同樣引出兩條鎖鏈,仍然鎖在大腿環上,且兩個大腿環之間只有一個環扣相連,根本無法張開。貞操帶外部都如此嚴防死守,內部又怎么會放松。女囚的陰唇被環繞著穿了一圈細碎的寶石,倘若解開貞操帶來看,如夢似幻。這些寶石并非一個整體,而是由多個晶體生成的一個個細小的環狀物,而且彼此通過鎖鏈相連,將陰唇上了一道鎖。陰唇的寶石鎖鏈只是一道修飾,真正重要的是女囚的陰蒂。

  她的陰蒂看起來比正常人的要大一些,陰蒂整個被一個環包裹住,讓一部分陰蒂結構被卡住,無法縮回。然后也伸出四股鎖鏈,鎖鏈與陰蒂頂端的一顆珠子的外面的小環相連,這顆珠子被鑲嵌到她的陰蒂頭上,整整嵌入了一半有余,珠子最大的外徑上用一個小環包住,小環上還有四個細小的鎖鏈孔,與剛才所說的伸出的四根鎖鏈相連。在陰蒂包裹環與陰蒂珠之間,則是圓形排列的一圈小珠子,同樣直接鑲嵌在陰蒂上。這些珠子與舌頭上、肚臍上的珠子一起構成禁錮女囚的魔法核心來源。

  這只是陰部的禁錮,女囚的尿道沒有被饒過,里面的尿道塞經過魔法處理,并不貼合尿道卻又始終與尿道周變軟肉保留一丁點間隙,而且無論女囚怎么努力,這種間隙都不會消除,除非她的女主人也就是女王想讓這個東西刺激到她的尿道。
  但如果以為這樣就能排泄出去的話那就是想當然罷了。尿道塞與女囚肉體內部的魔力形成力場,讓液體在尿道塞周圍旋轉,而不能漏一滴出去。這樣一來,女囚的尿道要受到憋尿和液體旋轉帶來的雙重刺激。如果僅僅是這樣,那么女囚可能還能好受點,但尿道塞可不僅僅只有這點功能。

  液體旋轉時會產生能量,這些能量儲存在尿道塞中,積累到一定程度時會迅速釋放,對尿道進行加熱,此時尿道內又熱又癢又憋悶;能量釋放完畢后,尿道塞為了維持力場所需能量,會急速從尿道內抽取熱量進行能量補充,在剛才的熱力沖擊后,女囚還沒有緩過來,很快又得接受又冷又癢又憋悶的刺激這種痛苦足以讓女囚涕淚具下,從這個角度來說,給女囚帶上口罩、眼罩和鼻塞到是很有先見之明,否則如此絕色涕淚齊下,未免大煞風景。

  不過鑒于目前她的主人是女王而非男性,以后會不會為了想調笑她而改用可以看到她涕淚交流的拘束用具就很難說了,這個全憑她的女主人的心情。尿道塞尚且如此可拍,肛門內自然也差不到那里去。肛門從外表看不出任何塞入物的痕跡,但只要女王用她的玉手握住她的女囚的雙臀分開,便可看到里面的金屬狀的肛塞。

  原來女王并不希望將女囚的肛門撐得大大的,突然破壞了她的美麗。但這只是表示表面不會有損傷,身體里面可就不這樣了(口部的拘束也是出于這種心思)。這個看起來只是末端做了個菊花狀的肛塞,其實不只是一根棒子。它的外廓的質地非常柔軟,與肛門緊緊貼合,一直延伸到腸道,細看會發現肛塞外廓上凹凸不平,凹進去的地方向肛門內伸出突觸,刺進肉里,而凸出的地方則是將肛門內的軟肉吸出,牢牢封死在肛塞的凸起之中之中,

  這樣一來,無論女囚有多強的能耐,也無法在沒有女王的允許下拿出肛塞(魔法物品有解除咒語),這些東西可不僅僅是擺設,而是自行形成不斷改變方向和場強的力場,它能將人體的排泄物變成分子,再自行處理,不讓人體產生任何排泄物,并且利用這種力量將人體的化學物質轉化為香水味,從而讓女囚永遠周身香氣環繞。而肛塞內部則是類似尿道塞的放大體,當有需要時,它會與外廓包裹住的軟肉接觸,一個震動物體同時觸碰到肛塞外廓包裹住的無數個小小的軟肉包裹點,形成的巨大刺激足以讓女囚喪失一切感官。

  而如果女王有需要,可以讓尿道塞、陰蒂環及陰蒂珠、肛塞三者的能量形成共振,在這種劇烈刺激下,任你是何等強大的人物,也只能乖乖倒下,任人欺凌。這些是貞操帶里面的奧秘。

  貞操帶再往下是大腿環,剛才已經介紹過。小腿上也扣有小腿環,小腿環之間的鎖鏈稍微長點,但也長的有限,這樣一來女囚的移動速度就很有限了。不過考慮到她是被囚禁著的,也就理所當然。大腿環與小腿環之間仍然通過鎖鏈相連。
  再往下小腿環上的鎖鏈連著女囚腳踝上鎖著的腳環,腳環除了鎖在小腿環上外,并沒有空閑出來。而是向前延伸出兩條較粗的鎖鏈和五條較細的鎖鏈,向后也延伸出三條鎖鏈。這些較粗的鎖鏈與女囚腳底的一個近似金屬高跟鞋鞋底的結構相連,將女囚的腳牢牢固定在這恐怖的高跟鞋上,16cm的鞋跟不是那么好消受的。而五根細小的鎖鏈則是鎖在五個腳趾的環上,五個腳趾環也通過細小鎖鏈連著。另外,每個腳趾環還引出一根鎖鏈連在鞋上,這樣一來女囚的腳就被鎖死了。

  如果僅僅是這樣,那就不對女王的心思了,女王不希望這個囚犯的體外進行種種難看的改造,不代表也會排斥增加美感的改造:女囚的五個腳趾甲上,都被殘酷的鑲嵌了一朵小小的十二瓣蓮花,每隔一個蓮花瓣,從蓮花瓣的末端引出一根細小鎖鏈,與腳趾環僅僅扣住,如此一來腳趾也被牢固束縛。本來16cm的高跟鞋就讓女囚的腳趾難以承受,如今在腳趾上還嵌入這般物件,簡直痛不欲生。
  再看剛才沒有提到的手臂,大臂和小臂上都有臂環,分別鎖在貞操乳罩和束腰上,而手腕部位同樣鎖上了手環,并將一雙玉手牢牢拘束在貞操帶上。四根手指的下面兩節各鎖死了一個手指環,手指環與手腕上的手環相連,同時又與手上的拇指環相扣,讓手指無法分開。手指甲上做了與腳部同樣的處理,只不過樣式變為了薔薇花。與腳趾的處理的另外不同之處是手指甲上的薔薇花除了鎖在手指環上外,還用很短的鏈子鎖在手腕環上,讓手指完全無法伸出。十指連心,腳趾的處理已顯狠辣,而手指甲的處理更顯酷烈,手指甲的鏈子比起完全鎖住到手指不能動彈的位置略長,作為全身唯一能動彈的部位,只要一動就會牽連到手指甲上的薔薇花鑲嵌物,帶來的痛苦讓人難以承受。

  不愿讓眼前的囚犯破一點肌膚,卻又如此嚴酷而殘忍的拘禁她,要么老實忍拘束,不能動彈一點,要么就忍受劇痛。女王的心思究竟為何?女王自己也難以說清楚自己的感受。。。。。

      【完】